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清阴不改待我归——无料《清阴不改》的REPO

   这是一篇迟来的REPO。

       收到苒苒这本无料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惊艳。制作这样精良的一个本子,每一个细节都照顾得妥妥当当,一点都没有因为是无料而放低要求,十足苒苒做事的风格。  

  封面上的翠竹跟作品正好相呼应,飘银纸的质感很棒。


 

  里面居然还用了硫酸纸,真是太讲究了。


 



  最后,是我特别喜欢的两张明信片。不同视角画出来的两个人,执伞相望,一切尽在不言中。



  再来说说这篇文。

  我很喜欢“清阴不改”这个题目,其实最初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因为不知出处,所以并不太明白意思,直到看到了钱起的那一句诗:“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细细品来,隐约与苒苒产生了同样的共鸣,这句诗,某种意义上确是契合了下界百年漂泊的谢衣的心情吧。

  百年思念,孤心托月,以及这么多年来,从未停止过的归家之梦。

  整篇文想要传达的东西,也尽在这个题目之中。

  网上完更时,苒苒回复说自己这文“没有章法无耻开挂”,绝对是自谦了。明明不仅不是没有章法,而是精心安排,巧思用心地谋篇布局。 

  一个是“归”。

  故事从谢衣1.0的突然回归开始。

  因为原作中两个人的百年,实在掺杂太多的糖与刀,于是在同人中,许多作者都希望通过“穿越重来”的方式,让他们之间的一切,变得不那样惨烈与残酷,这篇文恰也是如此设计。 

  离乡漂泊多年,历经无数世事,又已深知沈夜的苦心,比起少年气盛的时代更加沉稳通透的谢衣,或许更为懂得如何去重新审视自己与师尊的关系,以及有更多的能力去将这一切更改。

  于是作者让这样的谢衣回到了流月城。

  故事也从这里展开。

   在故事的行进过程中,作者都在有意无意铺下伏笔。从故事开头谢衣回到多年前的流月城开始,以及故事末尾里,沈夜从前的梦和谢衣的归来,无不诉说着“归来”这个主旨,前后也有了完美的对照与呼应。对戏外人而言,让他们重新开始是一个旨愿,而对戏中人、沈谢这一对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谢衣自不必提,桃源久住不能归,即便在下界赢得无数美名,可内心深处,灵魂归所始终只有那一人一城。沈夜呢,看似杀伐果绝,为族民放弃一切、亦背负一切,可始终存有“世间有一人与他心意相通、不离不弃”的不改心念,瞳、华月、沧溟、小曦全都未曾离弃他,可他末了语意依然不甘,细细琢磨,不能不说正是因为那一个让他爱恨难舍的人。最决绝的手段也要让他留下,哪里会仅仅出于恨呢?

  于是这个故事里,作者让他们都能回满的“回归”,回到一切尚能挽救的时候,给我们打造了一个虽依旧有波折但更为回满的故事。 

  于灾劫骤起之时,谢衣回到了沈夜身边,而沈夜也等回了谢衣。

  二个是“清阴”。

  清阴指代幽竹,最初我以为,这词形容的应该是谢衣。

  古人对翠竹向来赋予特别的象征,挺拔坚韧,傲然独立,于风霜雪欺之中始终青翠不改,是君子气节的最佳形容。之前大概也看到过类似的评价,认为谢衣君子如竹,这个形容不可谓不妥当。

  但在作者的笔下,其实这竹,一样是指沈夜。

  “他承担着最重的责任,却依然身姿挺拔,无惧于一切的危险、挫折、罪孽,就像负雪的松竹,不折不挠,犹自青青。”

  这句话让我很折叹。

  细想之下,确是如此。沈谢两个人,看似不同路,又其实有着某种共通,看似做了不同的选择,其实又在同一个心愿上,一样矢志不渝。拯救族人,这才是他们最终也是唯一的目标。

  三个是“不改”。

  故事重新开始后,许多事似乎有了不同。

  比如沈夜失忆了。

  比如他们提前找到昭明,提前对砺婴发难等等。

  当一个故事不再是从前的轨迹时,就会产生新的分叉口。但看似种种不同,其实最重要的东西还是一样的。

  沈夜依然是那个沈夜,而谢衣也一样是那个谢衣,他们的心愿未改,初心未变,只不过不再决裂,而是共同携手,去更改从前的结局。当所有的苍凉与无奈都抹去,他们终是拥有了一个不复遗憾的未来。

  这大概是作者最重要的主旨吧。

  执伞携手只为君,清阴不待我归。

  感谢作者带给我们这么一个美好的故事。

  最后,我想说一些我特别喜欢的细节,比如说谢衣去无厌伽蓝时那块化灵的小石头(对,它还不是百年后的“老夫”),真是看得人都萌化了;再比如快结局时沈夜在谢衣的手上画流月城的纹章,实在是甜得不要不要的。虽然作者虐起来毫不手软,但显然也是撒糖的一把好手,希望以后写文多糖少虐呢。


  粗浅的REPO就到这里了,希望苒苒不要嫌弃呢。 @荏苒春方半 


  

评论(2)
热度(7)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