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十五)

  被张启山那么一“圈”,齐铁嘴几乎又是无法呼吸。

  

  紧紧地贴着张启山的身体,齐铁嘴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毕竟,他已经知道了,张启山对他的那点心思,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张启山刚才话里的那个意思——作为成年人,生孩子什么的,这也再暧昧不过了。  

  

  不过面对这样的情况,齐铁嘴表示他还是要负隅顽抗一下:“佛爷,你就别开玩笑了,你这……咱们这……哪是能生孩子的样子啊!”

  

  张启山好整以遐的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可以?”接下来他不顾齐铁嘴的反应,深深地又吻了上去。他这一次的亲吻却不那么老实,一边说着“生孩子的步骤你懂么”一边在齐铁嘴的身上上下其手,待一吻结束,齐铁嘴早已经气喘吁吁,面色潮红;身体的某个特殊部位更因为张启山的不断撩拨,发生了不应该有的反应。


  齐铁嘴整个人都震惊了。虽说纯洁谈不上,可作为一枚脸皮不厚的大好青年,在人前发生这种状况,让他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齐铁嘴试图挣扎,却被张启山按了下去。

  

  张启山似乎早有预料,或者不如说,他方才的动作,等的就是为了这一刻。他猝不及防地将手放在了那个坚硬如铁的部位,让齐铁嘴忍不住惊呼出声,然后又用手掌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又是羞愧又是难忍的看着他。

  

  “放……放手啊佛爷,哎……你……我……”只听齐铁嘴“我我我”“你你你”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那要命的地方,落在别人的手掌心里,让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尴尬过。更加令他说不出话来的事,偏偏那只手还特别的不安分,这里摸一下、那里碰一下,简直让他又是痛苦又是享受,只有咬紧牙关,才不至于发出羞耻的声音。

  

  张启山逼得齐铁嘴眼泪都快出来了,方才“良心”发现,稍稍停了一下。齐铁嘴这个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得他也是心痒难耐,忍不住凑在齐铁嘴的耳畔,低声道,“看来八爷的确是做好生儿育女的准备了,你看,这里反应都已经这么大了!不如今天晚上我们就努力一把,说不准真能造出个人来……”

  

  齐铁嘴忙道:“佛爷你开什么玩笑,咱俩都是男……唔……放手……”

  

  “哦?”张启山笑了,“那可是奇了怪了,八爷看到我也能有这样的反应,难道不是想跟我试试生孩子的意思?”

  

  齐铁嘴看他今晚这个架势,明白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了。于是咬了咬牙,干脆“坦白”道:“佛爷,我承认我对你有感觉!不对,我……不光光是有点感觉,而是……咳,我想我应该喜欢你……可是……”

  

  “可是我却是个男的?没办法带回去满足你传宗接代、娶妻生子的任务?”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张启山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起来,齐铁嘴甚至觉得,他有些生气了。

  

  齐铁嘴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确,在这件事情上,他的顾虑太多了。

  

  张启山看他不说话,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恼怒。他怂包的性格自己一早就知道,可是明明给了他那么多的保证,那么多的暗示,以及那么多的鼓励,偏偏他还像一只鸵鸟一样,只想着把自己的脑袋埋进沙子里多久就埋多久,绝对不会主动地钻出来。

  

  齐铁嘴低声说道,“佛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呐!”

  

  张启山却从鼻腔里轻轻的哼了一声,“普通的男人在这个时候绝对是不会在思考任何问题,”他把自己手上的动作紧了一紧,不出意外的听到齐铁嘴一声煽情地闷哼,接着又说道,“可你却还有余暇去东想西想,看来是我不够努力!”

  

  “呃……佛爷,你不能老用这一招治我啊!”齐铁嘴按住张启山的手,眼神中透着“求饶”的意思。

  

  张启山松了一下手,认真道:“齐铁嘴,你想了那么多,你的父母你的婚姻,可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你自己?想过你自己的心?还有,想过我?你既然已经承认对我心动,那么,难道,你的心动,完全不值得你为此冒任何一点点的险?”

  

  张启山说这段话的时候,深深地凝望着齐铁嘴。齐铁嘴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挪开那对视的目光,因为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这样专注而热烈的眼神,而这个比星空还要深邃的眼神中,充斥着却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

  

  一股莫名而至的激荡滋味,一下子让齐铁嘴无法思考,他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顾一切地说了出来,“罢了,我不想了!”

  

  是啊,他不要再想了!眼前的情动,已经让他无法逃避。

  

  如何交代,这个问题还是等今后再说吧,

  

  哪怕他和张启山没有办法生孩子,今晚,即便不是为了生孩子,他也想做一些水乳交融的事情……


  张启山终于满意地听到想要听到的答案,轻笑一声道;“老八,把一切都交给我!我会让你知道,你所忧虑的问题,根本都不会是问题!”


  “嗯……”


  此时此刻,不用张启山提醒,齐铁嘴也余力再思考,因为他已经被张启山接下来的动作卷入了一场狂风暴雨之中,再也身不由已。

  

  这个普通的夜晚,这间普通的公寓,却因为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躯,变得如此旖旎而迷人……


  纵欲一时爽,明早折断腰!


  齐铁嘴深深明白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一直都是怂包、唯唯诺诺的齐特助,这回也要对万恶的“资本家”,不对,“压迫者”,发出正义的控诉——


  “张启山,你个XXX!好的只是蹭蹭呢,说好的不太疼呢?说好的只做一次呢?你这么能蒙人咋不去当算命先生呢?哎呦,真是疼死老子啦,下次再也不干了!……可怜老子的腰啊,可怜老子的屁股啊……”  

  

  张启山:……


  ——果然刺激过大,容易造成行为系统紊乱。


  张启山默默叹了一口气,手上动作还是没停,仔细温柔地替齐铁嘴上药。实在听不下去了,就狠狠地吻一记那个喋喋不休的人,看对方脸涨得通红有点恼怒又有点羞涩的样子,简直再愉快不过。


  不过,齐铁嘴的“起义”也就那么一小会,没多久,就被张启山“美食”+“甜言蜜语”的攻势给镇压了下去。


  他趴在床上,正喝着张启山的“爱心粥”,一不小心抬头看到了挂钟的时间,差点跳了起来:“上班时间到了……哎哟!”


  动作一过猛,扯到“伤”处,齐铁嘴疼得龇牙咧嘴,立马跌回了被褥里去。


  张启山在一旁看乐了,伸手在齐铁嘴的头上揉了一揉,“傻瓜,你老板就在这儿,你还要到哪里去上班?”


  这一天上午,张氏集团总裁张大佛爷,亲自打电话到秘书科,给齐铁嘴齐特助请了三天的病假。



——————————

偷偷摸鱼更。

有点忙,更的时间也不固定了。

有空就更一点,谢谢大家不离不弃。

评论(7)
热度(129)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