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沈谢】【沈偃】偃甲修复术(短篇)

 @绿水桥平 脑洞太太生日快乐呢。恶搞小短篇,希望食用愉快嗷~里面有很多偃偃的ROU呢。


阅前提示:OOC慎入!!


  一

  

  流月城一役之后,正欲殉城的沈夜被从神女墓里好不容易逃生出来的谢衣4.0救了回去。

  

  沈夜原本郁郁不乐、死志坚决,但在谢衣4.0的精心呵护(忽悠)之下,终于放下执念,决定余生与自己的爱徒厮守终老。

  

  但离从此过上幸(性)福快乐的日子,尚有一段距离。

  

  静水湖。

  

  一大早起来,沈夜就被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出门后,发现那声音是从对面的偃甲房传来。既然会摆弄偃甲,那说明此时面前这人应是谢衣无疑。

  

  猜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徒弟是哪一位,是沈夜每日的任务之一。

  

  或许是被神女墓哪块石头撞伤到了头部,谢衣不慎分裂成了两种人格。一个是从前的沈夜徒弟、破军祭司谢衣,另一个则是百年相伴沈夜的杀手初七,虽然两人均拥有了全部的记忆,但人格之间却不能互融,于是就以彼此独立形态存在。若是其中一人出现,那另一个则会隐藏起来。

  

  沈夜试过用法术融合二人,却遭到强烈反弹,为免出更大的乱子,沈夜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沈夜缓步过去,看了一下地上的东西,立即皱起了眉头。

  

  “谢衣,你把忘川拆了?”

  

  谢衣立即抬起头来,喊了一声“师尊”,见沈夜面色不愉,忙道:“忘了告诉师尊,我想……呃,重新把阿偃做出来。”

  

  ——阿偃?

  

  “就是那个替在下界替弟子保留偃术的偃甲人……弟子做这具偃甲颇为不易,正好前日无异搜罗了一堆材料给弟子。弟子想着,反正与师尊从此归隐,也用不着忘川这等锋利兵器,不如再把阿偃做出来,也可多一个人,再多热闹一些,师尊觉得呢?”谢衣笑着看向沈夜,眸光闪闪发亮。

  

  沈夜“唔”了一声,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捐毒时稍比谢衣臃肿一些的白衣徒弟模样,以及从他脑海里读取出的那些“千言万语”——倒是个极有趣的偃甲人。

  

  于是点了点头道:“随你!也罢,如此一来,今后初七也不会再用忘川把你那些家具物什砍坏了。”

  

  见心中想法被沈夜拆穿,谢衣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道:“师尊英明!对了,待初七醒来,希望师尊先替我保留秘密,等我把阿偃做出来再说。”

  

  沈夜想了想,以今后一个月不可下厨为交换条件,答应了。

  

  初七醒来后,到处找忘川。

  

  沈夜还未来得及用编好的理由瞒一瞒他,初七已经从谢衣的偃甲房里找到了藏得隐秘的忘川碎片。

  

  沈夜感觉到一股精纯的灵力正在不断变强——潮鸣电掣之势继续变强——瞬间已成颠峰无涯之境……

  

  ——很好,果然不愧为本座亲手所传的弟子,瞬间可开启利刃攻击模式。不对,先等等……

  

  “初七,住手!”沈夜喝止住了怒火冲天正欲把那些偃甲材料毁灭的初七,在对方痛苦的眼神注视下,干咳一声,缓声道,“此事已为本座允许,忘川毕竟为那偃甲人所改制,灵力流不稳,用久了怕会反噬其主。倒不如随谢衣的意思,重新做回偃甲好了。”

  

  初七怔了一怔,半晌垂头应道:“是的,主人!”

  

  沈夜见他神情难掩沮丧,便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无妨,待改日本座再替你寻一把趁手的便是。”

  

  “多谢主人!”

  

  初七脸色稍霁,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主人,你……那具偃甲……谢衣……”

  

  他虽说不清不楚,沈夜却能明白意思,“他以谢衣身份下界百年,于为师看来,自然也是谢衣的一部分。”

  

  初七眼神闪了闪,道:“我明白了。”

  

  二

  

  没有初七的阻拦,没有下厨的分心,谢衣的偃甲人很快就制作完成。

  

  神清骨秀,温润如玉,谈吐间雍容不迫,彬彬有礼,正是与那日他见过的一模一样的偃甲人。

  

  那偃甲人向沈夜施了一礼,眼中带着惊喜:“师尊,一别经年,你……别来无恙?”

  

  沈夜皱了皱眉头,侧过身去看向谢衣:“他失忆了?”

  

  “呃,这倒没有,他自己的记忆还好好地保留着,只不过,”谢衣把沈夜拉到一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弟子知道那日在捐毒,阿偃和师尊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所以弟子就把他这段记忆给抹去了。”

  

  沈夜从鼻腔轻轻哼了一声,道:“本座岂是如此记仇之人?改回去罢。”

  

  “是,师尊!”谢衣笑嘻嘻地答应了下来。

  

  次日,谢偃不仅恢复了原来全部的记忆,还被谢衣赠送了神女墓抢剑心(揍徒弟)+流月城救师尊.avi,以及初七百年间部分秀恩爱小片段.avi.

  

  要不是谢偃的语速和体型问题,沈夜几乎快分不出他和谢衣的区别了。

  

  换了地图对话之后,沈夜发现,这个谢偃既温柔又知情识趣,甚至比他那现如今百岁高龄还时不时要闯祸的徒弟要强上一些。沈夜时常同他喝喝茶,下下棋,翻阅一下他各处收集来的图谱画册,聊一聊诗词歌赋,相处起来,倒也有滋有味。

  

  只不过,有一事,沈夜不免也有些好奇。

  

  夜阑更深之时,出门打了一天侠义榜的初七好梦正酣。此时即将入夏,天气日渐炎热,待惯了严寒之地的沈夜时常于半夜热醒。这会儿沈夜又一次醒了,施了法术让初七(谢衣)睡得安稳些,自己则出门散散热气。

  

  不想外头却有人在低声吟诗。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又缓又慢,抑扬顿挫的语调,除了谢偃还有谁?

  

  沈夜见他独自站在观月台上,对月吟诗的样子颇有些意思,便使了法术,瞬移到他的身后。

  

  “谢衣!”

  

  “……师尊?你……为何夤夜来此?”谢偃被突然出现在背后的沈夜吓了一跳。

  

  “睡不着。那你呢,这么晚了,为何还一人在此?”

  

  谢偃垂下眼睛,轻声道;“弟子无须太多睡眠,偶尔心中有感,便会起身走走……”

  

  “哦,那你今晚,又是有感于什么了?”沈夜靠近几步,凑在他跟前,沉声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方才,呃,师尊房中,动静似乎大了一些……”

  

  听到此处,沈夜不禁也有点老脸微红。今天初七回来得晚了一些,沈夜心中挂念,到晚上时,动作就大了不少。

  

  ——原来是吵到他了。

  

  沈夜决定转移话题:“对了,你说你平常经常在这里看月亮?”

  

  “是!”

  

  “方才你念的那诗,个中情意,似乎颇为深厚。”

  

  “师尊?”

  

  “这番深情厚意,念的又是何人?”

  

  “师尊,你这是,明知故问么?”谢偃苦笑一声,抬头望向沈夜,“弟子心中,从来只有一轮高天孤月相思相望,又如何再能容得下旁人?”

  

  沈夜听到了希望听到的答案,伸手将对方拥在怀中,深深地吻了上去。

  

  “人都在你面前了,还偷偷一个人独自躲着看什么月亮?若再有所感,便来找为师!”

  

  “弟子遵命!”被放开后的谢偃也如常人一般气喘吁吁,脸红上颊,难掩欣喜之色。

  

  三

  

  就这样,沈夜过上了经常两个徒弟、偶尔三个徒弟的幸福生活。

  

  但其实,离真正的幸(性)福日子还是有段距离。

  

  情到深处避免不了情难自禁,哪怕偃甲人也是一样的。同处一个屋檐下,面对肖想了一百年的师尊,难免会发生一点“千言万语”也道之不尽的事情。

  

  只不过,对于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沈夜和谢偃都表示不想回忆。

  

  ——情酣耳热之际,喁喁切切之时,火热的昂扬被包裹进一处温暖的所在,如此美妙的秘境,怎么生让人忍耐得住?只想深深地进入、进入、再进………

  

  等等!

  

  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这是什么声音?如此奇怪~~~ 

  

  兹兹兹!!!!

  

  卡卡卡!!!!

  

  滴滴滴!!!!

  

  还有这样被灵力电流窜过的感觉~~~抖~~~~

  

  谢偃的表情由享受变成了惊恐,由惊恐变成了茫然,最后变成了面无表情——晕了过去。

  

  当沈夜衣衫不整地抱着谢偃去找谢衣的时候,深深觉得这应该是他下界以来度过的最难忘的一个夜晚。不,亦可算是他迄今155岁的人生里最难忘的夜晚之一。

  

  谢衣看了一眼沈夜,又看了一眼谢偃,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脑门:“那个,师尊,忘了告诉你。因为阿偃之前被做成忘川,现在又改制了回来。这中间如此大的变化,难免留下一些损伤。弟子已尽全力,但仍有一种细微缺损,容易导致灵力外流,只好暂时布了一个封印上去。为防万一,弟子特地把布了封印的所在装在人体最为隐秘之处……呃……”

  

  沈夜扶额。

  

  ——确是够隐秘、够周到!很好!

  

  谢衣见沈夜脸色变幻莫测,忙补充道:“师尊莫要担心。弟子这就将阿偃身体修复如初,并且将那封印加固一些!保证绝对不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

  

  沈夜尽量装作很淡定的模样“唔”了一声,看谢衣忙碌着拆解方才还与自己亲密无间的“人”,备觉怪异,觉得还是先走一步为上。

  

  谢衣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在沈夜身后又追问了一句:“对了师尊,那处封印若是被强力破开,灵力流极易外泄,你方才那处可曾被电了没有?”

  

  电……电……到……

  

  沈夜气息一滞,干咳数声后沉声道:“无妨,为师防备及时……”

  

  ——混蛋啊,他再也不想把舜华之冑用在这个地方了啊!

  

  谢衣感叹一声:“不愧是师尊!反应迅捷完全不作第二人想。”

  

  ——你再废话为师当教你知道揍人的力度亦不作第二人想!

  

  沈夜甩了甩衣袖,扭头走了。

  

  四

  

  修偃甲的过程中,谢衣把初七叫醒,于脑内之中交流。

  

  “初七,你有没有觉得,刚才师尊像是有点生气?”

  

  “呵,岂止是生气。”

  

  “那怎么办?”

  

  “……把你那纸壳人修得好一点……”

  

  “都说了那是偃甲!”

  

  “有何区别?”

  

  ……

  

  沈夜坐在窗前看书,阳光倾洒在身上,偶尔抬眼望去,但见远处碧空万里,眼前翠竹簌簌摇动,静中见幽,恰成一派悠然风景。

  

  忽地,书卷之上遮落下一片黑影。

  

  “谢衣?”

  

  本应在偃甲房里忙碌的谢衣正趴在窗口笑嘻嘻地看着他:“师尊,阿偃虽然算得上是弟子毕生颠峰之作,但也有不甚完美之处。师尊认为,阿偃身上还有哪里需要改进之处,弟子这便一并改了。”

  

  沈夜思索片刻:“厨艺?”

  

  谢衣脸垮了下去:“弟子已经尽力了!”

  

  沈夜本想说可略微收一下腹部,可想着摸上去手感不错,便咽了回去。他又沉吟片刻,说道:“语速可略微加快一些!”

  

  谢衣皱了皱眉头:“阿偃的语速是有些缓慢,不过这是与他冥思盒内的灵力感应器的灵敏度息息相关,调整起来怕有些麻烦。待弟子回去想想,有没有改进的办法……”

  

  沈夜点头:“不必勉强,尽力就好。”

  

  谢衣拆开谢偃体内的冥思盒,对着灵力感应器有些犹豫。

  

  ——若是将灵敏度调高,会不会出现不良的症状?

  

  “坏了重修便是!犹豫有意义吗?”

  

  在谢衣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忽地眼前一黑,等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动手将灵力感应器灵敏等级调到了最高级别!

  

  初七,别以为你是主人的利刃就可以乱动我的偃甲!  

  

  不过……

  

  罢了,先试试再说。

  

  五

  

  “师尊若是喜欢看志怪传奇一类弟子这边有收集一文名为《古镜记》乃是以一面古镜为引叙说十余个志怪故事新奇有趣颇值得一读师尊可有兴致一阅?”

  

  沈夜:“……”

  

  语速加快十倍有余,便是连正常停顿都一并消失了。


  不仅如此,偃甲人身上灵力感应器的灵敏度,亦与某件事息息相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进入不过半柱香的功夫,谢偃已然泄身了三次。

  

  ——偃甲人是否也有精尽人亡一说?

  

  沈夜咬了咬牙,强忍着不适,慢慢退了出来。

  

  谢偃眼眶已泛红,却执意按住他,“师尊弟子无事莫要为弟子强自忍耐弟子也想与师尊成就一夕之欢……”

  

  既然如此,沈夜便再无顾虑。

  

  半晌之后——

  

  “啊·啊·啊·啊-(休止符)--”

  

  ——过度地刺激之后,谢偃不慎失去了发音功能。

  

  当乐无异带着他那三个小伙伴坐在小黄鸡背上飞到静水湖后,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无法出声的谢偃。

  

  乐小公子瞬间激动得呆毛都竖起来了:“师父,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是不是又是沈夜干的?沈夜,你究竟又对我师父做了什么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素来毒舌的大祭司第一次觉得词穷。

  

  ——确实,这既是他“干”的,也是他“做”的。

  

  尴尬的谢偃赶紧把自己的徒弟拉到一旁去了。

  

  谢衣跟乐无异等人“解释”了一下谢偃只是因为目前暂时缺少某些材料导致感应器部分失灵才会“失声”,待日后材料收集全了也就好了。

  

  乐无异舒了一口气,跟着拍胸脯道:师父需要什么材料我替你们寻来便是,别担心,包在我身上了!

  

  谢衣于是趁机又敲诈了一顿这便宜徒弟,然后留他们住了几天,再把终于确认谢偃无恙的主角团们欢欢喜喜地送走了。

  

  访客既走,沈夜自然免不了质问谢衣一番。

  

  谢衣把责任推给了初七,初七倒也敢做敢当,在沈夜面前立下军令状:属下定会将偃甲人修复如初!请主人放心!

  

  语毕,转身就奔去找谢偃。

  

  谢偃看到初七来势汹汹,简直比失声一事更令他惊恐。他催动手中传音鸟,大声言明道:“在下可自行修复,不必阁下劳心……”

  

  初七一言不发,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敲晕了谢偃!

  

  ——虽说对偃甲毫无兴趣,但是为了主人,只好努力了!!

  

  抱着如是念头,初七不仅认真修好了谢偃的感应器,且在初七那道封印之上,又加注了十部灵力。一道灵力如同一道套膜,十倍之功,相当于十层,如此厚厚叠叠,任那一处再怎么刺激,估计都不会有灵力泄漏之忧;至于灵敏度,则恢复了原初模样,想来不会再出错。

  

  这回,主人一定会满意的!

  

  初七露出了一抹迷之笑容。

  

  六

  

  沈夜在努力。


  沈夜很努力。


  一柱香时间过去了,一盏茶时间过去了,一刻钟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


   眼见神血之力也抗不住肾力的巨大消耗,沈夜终于放弃了要和谢偃“一起”的想法。


  事后数日。


  沈夜把谢衣/初七关进了桃园仙居图,再从外面用六子连环锁将图锁上,起码这一天内,他(们)是出不来了。


  ——给为师在温泉里好好反省一下罢!


  至于沈夜本人,则决定亲自和谢偃一起研究偃甲人修复之术。


  “待为师先解开初七布下的封印……这样,感觉到了没有?”


  “感觉到了……啊啊啊……这边……慢一些……不行,太强烈了……”


  “那为师将封印加深一些?”


  “恩……啊啊啊……”


  “哦?那这里呢?”


  “唔……师尊……不要了……弟子……受不住了……”


  “放心,为师重新布下两道封印,应该无虞!我们再试试!”


  “嗯……啊……”


  ……


  虽多年未曾接触偃术,但沈夜发现,自己的功底依然还在!


  经“法术”、“修为”均不作第二人想的高月孤月的亲自动手,谢偃终于修复到了最佳状态,这一日里与沈夜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


  静水湖的幸福生活,总算真正开启!


评论(11)
热度(34)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