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十四)

  被自己的上司强吻表白?


  齐铁嘴整个人都是懵的。


  张启山问他,要不要考虑看看的时候,他脑子正炸成一团烟花,意识没恢复过来,“啊”了老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张启山又问了一遍,他才反应了过来。可脑子乱成一团麻,怎么说都不对。半天才憋出一句:“要不答应,会被开除吗?”


  张启山没憋住,笑了。


  “我要说是,你就从了?”


  齐铁嘴一边脸上发红,一边意识慢慢回流,回答说您是英明神武的大总裁,怎么会以权谋私呢?张启山淡淡笑了一声,哦,那以前说我以势压人的是谁?


  齐铁嘴忙道,以前那是我识人不清,不明白您的高风亮节,现在不是熟了么,知道了么,哪能一样啊?


  张启山又看向他,说,你既然对我这么熟,现在又知道了我的心意,那接下来要怎么着,八爷可有主意了?


  这话又把齐铁嘴给问住了。


  被张启山吻住的那一刻,齐铁嘴有三分惊讶,七分惊喜,却唯独没有厌恶,即使对方是和他一样的同性。他现在有激动、有惊讶、有羞涩、有欢喜、有纠结,诸般种种,不一而足,可还真就是没有一个主意。


  真正意识到自己对张启山有别样心思,还是昨天晚上的事,至于张启山对他怎么样,哪怕对方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他还是不敢想,也不愿去想,生怕自己是自作多情。说到底,他还是没有那个自信,觉得自己能够恰好被对方看中。


  齐铁嘴别的事上通透,但在感情上,真不算什么聪明人。


  还是相亲的时候发现不妥的。


  之前,齐铁嘴见过不少人,也相过几次亲,从未碰上过让他觉得真正合意的。昨晚那姑娘倒是挺合齐铁嘴的眼缘,且为人温柔大方,也实在挑不出毛病的。偏偏,齐铁嘴发现,自己却好像有了毛病。


  ——他全程都不在状态!


  说话的时候心不在焉也就算了,面对一个漂亮姑娘,脑子里竟然想的全是张启山。接到张启山短信的时候,他简直心里乐出花来。真是奇了怪了,有这样的一个被老板差使着去买包盐都能像中了五百万的下属么?


  等那姑娘主动跟他要电话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于是回去才占了那么一卦,卦像显示他的红鸾星已动,可非要说自己是对相亲的妹子一见钟情,看今晚的经历,齐铁嘴是怎么都骗不了自己。


  那么,张启山对他呢?


  回想这段时间张启山对他的点点滴滴,要说他真完全看不出来,那是假的。可他又不敢想,真要往心里去了,万一人家没那个意思,那么……


  在感情上,齐铁嘴是有那么点“怂”。说起来,一半是性格,一半也是经历。从小,当年祖上因言获罪,父母一直让他低调再低调,导致什么事,他能退让的,绝不主动争取。再后来,他学了阴阳八卦、命理风水之后,更是知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道理。齐铁嘴没谈过恋爱,可他活了26年,不是没有心动过。但跟被荷尔蒙掌控的年轻人不一样,他还是希望有个结果才去发展一段感情。


  虽说现代社会,谈恋爱本就不一定图个结果,轰轰烈烈过了,曾经拥有过了,许多人是不在乎天长地久的。可齐铁嘴不这样想,人一生的福份就那么点,之前虚耗过了,或许就等不到之后那些完满了,“姻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不知道就算了,既然都算出了那一劫,他又何必看不开呢?


  于是,抱着这样的念头,齐铁嘴更是难以谈成恋爱了。红鸾星懒得动不说,就是不小心被流星砸中了,他也忙不迭地躲一边去,那还怎么谈得起来?


  现在碰上了张启山这样的巨型陨石,却不是他想躲,就能躲得了的。


  可不管怎么说,他俩毕竟都是男的啊。


  他那样小心翼翼地对待自己的姻缘,可万万没想到,头一回心动,就是惊得这样与众不同。齐铁嘴纠结再三,就是回答不出一个“好”字,期期艾艾地拿话应付着。张启山倒也不逼他,说你慢慢想,我会等你,但不要让我等太久。


  告白过后,一直到回了家,齐铁嘴都没有从那种晕乎乎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自从发生这飞跃了关系以后,接下来的几天里,齐铁嘴觉得自己和张启山的相处,简直哪里都不对劲了。


  张启山那些“寻常”的行为,比如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喊他一起吃饭,跟他说说笑笑,不知道的时候不见得怎么样,现在就完全不同了。就连张启山一句话,一个笑容,甚至一个眼神都可以让他联想个老半天。导致大脑CPU被这些高耗程序拖得极度缓慢,导致工作也好,跟人交流也好,都是频频出错。


  为了让自己心静下来,齐铁嘴只能尽量减少与张启山的接触。


  从前虽说可畏于张大佛爷的王霸之气,可现在简直是像老鼠碰到了猫,一看到他就跑的程度。肯定不是因为讨厌张启山,毕竟,那可是齐铁嘴二十六载的人生里,头一回心动的人。可齐铁嘴实在说不明白这种心情,没见着面的人时候,心心念念的想,等见到了面,就巴不得转身就跑。


  至于张启山喊他回家吃饭,他也找借口不去了,毕竟公开场合见面他都心乱成这样,两个人的相处简直让他觉得不敢想象。


  这样持续了几天,张大佛爷的耐心终于也被耗尽了。对于张启山这样的霸道总裁来说,言语从来都是第二位的,摆在第一位则是:行动。


  于是齐铁嘴这天一下班,发现张秘书的那辆车,又拦在了他的面前。“八爷,大家都这么熟了,自己上车吧!我等着办完事回家吃饭呢。”


  齐铁嘴一看张秘书这架势,一听他那话里的意思,顿时一下子就明白了。


  ——隔了这么长时间,自已又被张启山用“强制”手段,给请上门了!


  不过挺奇怪的,怎么这心里头,居然还有点怀念的意思?


  一进门,看到张启山又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这熟悉的香味,这熟悉的身影,齐铁嘴有种莫名不舍的感觉。想起来,跟张启山相处也不过只有短短的时间,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好像已经很久很久。


  晚饭时,齐铁嘴有点狼吞虎咽,就像饿了几天似的。


  “在家都吃什么?”


  “外卖。”


  “是么?外卖好吃还是我做的好吃?”


  “外卖哪里跟你比啊佛爷!”


  “是么?”


  发现张启山又开启盯人模式,齐铁嘴赶紧继续埋头苦吃。齐铁嘴觉得,要是这时候张启山问,为什么宁可吃外卖也不来他家,齐铁嘴觉得自己肯定答不上来。


  幸好,张启山也没问。


  他只是不断夹菜给齐铁嘴。


  “肉沫茄子……怎么样?”


  “好吃好吃!”


  “糖醋排骨……”


  “好吃好吃!”


  “东坡肘子……”


  “好吃好吃!”


  “那做饭的人呢?”


  “好吃……好……呃……咳咳咳!”


  齐铁嘴差点一口肉塞在喉咙里没噎死。


  这头,张启山还一边“友善”地过来拍着齐铁嘴的背顺气,一边慢悠悠地说道:“别激动,你的心意我全明白!”


  ——你明白什么了都?


  齐铁嘴好不容易把那口肉吞下去,眼泪都快憋出来了,忍不住瞪了张启山一眼。张启山却施施然地坐了回去,继续优雅地用餐。得,他忍!


  齐铁嘴决定埋头吃饭不说话。


  不过,张大佛爷既然特地把他“召唤”了过来,可不是这么一句玩笑话就能给打发了。晚饭后,又看了会电视,电视上正演着男女主角的亲热戏。平时齐铁嘴倒也没什么,可这会简直如坐针毡,他偷偷看了张启山一眼,发现张启山正也转过头来看他。


  齐铁嘴连忙把头转了过去。


  张启山却站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又以“壁咚”的姿势,强迫齐铁嘴与他对视。


  “老八,你究竟在顾虑什么呢?”


  “我……”齐铁嘴看着张启山,欲言又止。


  对着这么一张这段时间占据了他大部分脑容量的脸,他实在没办法说自己其实没感觉,可是,他的心里,也实在不敢就这么轻易地答应了。


  “佛爷,我家里,希望我能跟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齐铁嘴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结婚?这好办,至于生子,”张启山笑了一声,“要不我们现在试试?”


  


  ————————


  再不更新感觉最近涨的粉要全掉光了。


  接下来要加快剧情啦。


评论(26)
热度(104)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