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猫鼠脑洞(八)

  暖阳高照,明晃晃的日光下,一池碧水透亮见底,在池水的边缘,一条半人半鱼的妖类正半躺在水池边。他长着水蓝色鱼尾、手臂处生长着半透明飘须,但却拥有属于人类的上半身,脸上若隐若现的妖纹使得原本俊美的相貌平添了几分妖异之色。


  这条人鱼,不对,确切来说,应该称之为“鲛人”的半妖,就是乐乐的恋人——夏夷则啦。


  岸上,三只被鱼妖强大气息所吸引的三谢青年,已经忍不住化成了原形,正拖着尾巴好奇地围观夏鱼,他们的恋人沈夜则在一旁躺着边晒太阳边以看八卦的心情看乐乐安抚他家的鱼鱼。


  “……我知道你不是妖……我相信你……是我的错……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变回来的……”


  这件事情的发生,说到底,还真的跟乐乐有脱不开的关系。


  原来,鱼鱼的母亲是鲛人,她爱上了一个人类,可那个男人属于老派世家,门禁很严,绝对不允许他娶一个妖类。于是鱼鱼的母亲怀孕后就被抛弃了,她独自一人抚养了鱼鱼。鲛人与人结合,跟普通的妖类不一样,若生下的是雌性,那么会继承大部分鲛人血统,跟普通的鲛人差不多,若是生下的是雄性,那么会偏向人类血统,体内鲛人的血统很弱,只要施加一定的法术禁咒,就可以把这部分封存起来。若没有外来的刺激,等到25岁以后,这部分妖血就会自然消失了。


  当年,鱼鱼的母亲拜托清和用法术把鱼鱼的这部分鲛人血统封禁了起来,想让鱼鱼以一个正常孩子的身份长大。所以鱼鱼一直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人和妖混血所生。后来,鱼鱼的妈妈在他十岁那年生病去世了,鱼鱼就认了清和当师父,被清和带在身边养育成人。


  鱼鱼一路成长也没发觉自己跟别的小孩不一样,除了特别招猫喜欢但却怕猫、不喜欢吃海鲜尤其是鱼等个人小细节外,其它的,完全就是普通人类的样子(再说普通人也有像鱼鱼这样的)。清和遵守和鱼鱼母亲的约定,不让鱼鱼发现自己的身世,毕竟鱼鱼25岁以后就真正可以变成普通人了。只不过,为了怕鱼鱼出意外,清和告诫过鱼鱼,他的体质有点特殊,不能随便接近妖怪,更不能鉰养妖怪,尤其是猫妖,平时也要留神着一些;并且,他必须要25岁以后才能结婚生子。


  对此,鱼鱼都一一遵守了。若非因为爱上乐乐无法自控,他本想等到25岁才谈恋爱的。


  鱼鱼以为这个25岁的禁制,是因为自己身上有什么遗传绝症什么的,心想着是可能与母亲早逝有关,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原来是鲛人的后代呢!


  昨天意外变成了鱼身,乐乐和鱼鱼两个都被震惊到,鱼鱼立即致电给了师父清和,清和见禁咒已经失效,只好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清和还问鱼鱼,眼看就要度过25岁的危险期,按理说正常刺激是不会让你变妖的,到底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这样?


  鱼鱼立即想到了两件事。一件是清和的告诫:远离妖怪,尤其是猫妖。可是他同意乐乐收养三谢喵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它们是猫妖。估计是三谢喵化形了,家里又来了一只夜鼠这样的大妖怪,所以才会诱发了他身上的妖类气息;第二件事,就是乐乐的金丝果酱了。既然知道了自己是半妖,金丝果酱又是增强妖力的灵物,他怎么会联想不到,自己身上的变化,是与那两次吃下金丝果酱有关呢?


  清和听到鱼鱼居然吃了金丝果,一下子就沉默了。他叹了一口气说,如果只是被妖怪的气息影响,那等我回来替你再加固一下禁咒就可以了,但是你吃了金丝果……看来你体内的妖力已经完全发散开去,将来恐怕要以妖的身份生存了……


  鱼鱼听后愣了一下,然后就坚定地表示:他不愿意当妖,一定要变回人,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一定要变回人。


  清和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办法也不是没有,但希望比较渺茫,而且也有一定的危险,不如等他回来再说。他现在还在国外,起码要等一周后才能跟鱼鱼碰面,他让鱼鱼这段时间先躲在家里,不要出去。


  鱼鱼只好这样答应了下来。


  这付鲛人形貌的鱼鱼,自然不能去上班了,所以他干脆请了一个大长假。乐乐也陪着请了三天的假,在家“摸鱼”,不对,是安抚他家恋人的情绪。


  于是事情就演变成了这样。变成了鱼形的鱼鱼,在陆地上拖着鱼尾很不方便,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水池里,只有晚上的时候会被乐乐抱着回房间睡觉。他一开始很不开心,觉得自己这付妖的样子太丑陋,但是乐乐很温柔地安慰他,表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美人鱼,知道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美人鱼,简直激动得要命,毕竟小时候他最喜欢的妖就是人鱼呢!更让他激动的是,这个美人鱼居然还是他的恋人,他简直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诸如此类的话讨好鱼鱼,鱼鱼慢慢也接受了自己鲛人的事实。


  鱼鱼毕竟豁达,想着既然暂时只能当妖,那就学点妖的技能。所以就跟着沈夜还有三谢喵学了一点妖法。原来鲛人的灵力在妖类中属于很强大的那一种,鱼鱼学得很快,除了还不能化成人形,其实很多小法术都学会了。


  三天后,乐乐回去上班,结果又来了一个意外——乐乐的爹妈,提前过来了!


  原来,乐乐的爹妈也在国外旅游,要一个月以后才能结束行程回国,乐乐盘算着,到时候估计鱼鱼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也没有太着急。没有想到,他的爸妈因为太想看到“儿媳妇”,所以就提前回国了,而且也没有事先跟乐乐说好,就是为了要给他一个“惊喜”!


  当正在上班的乐乐接到来自刚下飞机的老妈的电话时,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能让他们知道夷则是妖啊!再说了,夷则肯定也不愿意自己以妖的身份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关于后一点,对自家恋人万分了解的乐乐十分确定以及肯定!


  乐乐连忙打电话回去告诉了鱼鱼,鱼鱼也不禁一阵紧张,但紧张过后他迅速冷静了下来,让乐乐去非移署,“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从他们那里要一颗让妖暂时化形的药丸,先应付过去再说”。至于他这边,就先找地方躲藏起来,等着乐乐赶回来。


  乐乐连忙照办,但他还是不放心,打了电话给他的谢偃师父,让他们几个帮忙着打掩护,一定要拖着他回来。


  谢偃笑了一声说,小事一桩,傻徒弟你就放心吧!


  幸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所以当乐乐爹和乐乐妈突然杀到别墅门口时,里头的一窝子妖都有了准备。


  乐乐娘亲叫傅清姣,是个很厉害的职场女强人,这回二话不说杀过来,其实也是想在他们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看看“儿媳妇”的真实情况。所以她发现,乐乐居然还没来得及赶回来时,其实还有点小庆幸的样子。


  出来开门的是谢偃,他温文尔雅、谈吐有礼的样子让傅清姣一眼见到就觉得满意——嗯,这个小伙子不错,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却十分成熟稳重,我儿这么孩子气配他应该刚刚好。


  但是她的满意在看到谢衣后,就迅速下降了——不是说谢衣不好,谢衣那样一个阳光青年,任谁看到都会心生好感的,傅清姣自然也挑不出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但关键就在于这两个人,实在是太相似了!!


  接着,当初七出现的时候,傅清姣已经完全明白,这三个人,都不是儿子的男朋友!毕竟,她的儿子她自己明白,有一点跟她一模一样:都有脸盲症!让一个患有脸盲脸的人去爱三胞胎这种事,是会逼死人的!


  这时候沈夜也出现了,傅清姣凭着多年的识人经验,一看就知道对方应该是个不一般的人物。人确是很优秀也很出色没错,但这个样子的……瞧这霸道总裁的气势,瞧这高大的身材,瞧这一看就不好惹的脾气,儿子能压得住吗?


  幸好,她马上就知道了,这位也不是儿子的男朋友。


  ——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呢!


  三谢和沈夜表示,他们都是在乐乐家里作客的朋友,乐乐和鱼鱼现在出门了,暂时由他们陪着二老转转。


  于是,四只平时只负责吃喝玩乐的鼠与喵,这次终于有了一个回报主人的机会——把乐乐的爹妈照顾得十分周到。同时乐乐爹妈也顺便参观了一下儿子的别墅,对挑选的这个地方表示了满意。


  在此期间,乐乐去非移署要来了药丸,还是特制的那一种。因为普通的那种只能维持十分钟,以供妖怪来这里拍照用,这颗则能维持24小时之久。乐乐拿了一整瓶过来,代价就是给瞳医生赞助了一大笔的医学科研经费。


  ——反正对壕乐来说,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算大事啦!


  接着,乐乐就遵照鱼鱼短信上的指示,从后门进到了泳池边。他正奇怪,怎么没看到鱼鱼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再睁眼看去,发现鱼鱼正好端端地泡在水里。奇怪,刚才怎么都不见?


  鱼鱼连忙诉他,方才沈夜在泳池旁边布下了一道幻术,普通人是看不到泳池里有什么的。


  乐乐连忙把药给鱼鱼服下了,变成了人形之后的鱼鱼就跟乐乐一起去见了乐乐的父母。乐乐妈果然对鱼鱼满意得不得了,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还是谈吐,觉得跟自己儿子都是天生一对!至于乐乐爹,他跟鱼鱼交谈过几次以后,发现鱼鱼无论学识还是见识都是异常出色,也完全接受了鱼鱼。他觉得自己的傻小子真是有福气,可以找到这么好的伴侣,果然有乃父之风呢。


  乐乐爹妈在这里待了三天,乐乐和鱼鱼把他们哄得十分开心。临走的时候,乐乐妈提醒他们,赶紧把证领了,也好让他们父母放心。如果国内不能领就去国外领,费用他们全包!


  乐乐不敢擅自答应,就偷偷地看了鱼鱼一眼。鱼鱼大方牵起乐乐地手说:其实我们早有打算,明年是我们相识五周年,到时候我们就结婚。


  乐乐爹妈终于满意地走啦~


  回去的路上乐乐激动问鱼鱼: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我……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鱼鱼嗯了一声,说道:难不成还要我向你求一次婚才相信?


  乐乐说:要求也要我向你求才对……哎哎,我说你这个家伙,怎么什么事都抢在我前面啊……上次表白也是,明明是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决定向你表白的,结果你看出来了以后,就抢先说了出来……不行,我要扳回一城……


  说完,乐乐不顾还在大街上走着,一把拉起鱼鱼就吻了上去。


  被周围目光围观得瞬间面红耳赤的鱼鱼,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声:幼稚鬼!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始终舍不得推开乐乐。  

————

下一章完结。

评论(4)
热度(37)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