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猫鼠脑洞(七)

 

第二天早上,乐乐是被隔壁丁丁咚咚的声音吵醒的。

 

他起床过去一看,发现三谢正凑在一起拆床呢。初七踞木头,谢衣敲敲打打,谢偃在量尺寸,三个人配合倒是默契。但这一大早上的,跟床过不去是怎么回事?

 

“无甚大事,就是昨晚不慎,把床给睡塌了……”谢偃笑眯眯地解释。

 

睡塌了?睡……塌……了……

 

谁来告诉他,这么一张结实的实木床,究竟怎么能睡塌啊?

 

谢衣表示,这床太小啦,睡他们四个人很辛苦的,干脆趁这个机会,把床给加宽一些。乐乐听到“四个人”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想到那个场景顿时就脸红了,讷讷地说你们忙我去找夷则就走了。

 

——原来三猫一鼠时还不觉得,现在是四个人……四……个……人……那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所以昨天晚上床塌了也是因为……

 

——哎哎哎,我干嘛要一大早上听到这种事啊……

 

乐乐尴尬得简直像身处扫黄现场,忙不迭地就离开了。来到客厅,发现沈夜正躺在沙发上睡觉,旁边吵成这样他居然还能睡得安稳,估计是劳累过度了。乐乐一边告诫自己不要去深思“劳累”的内容一边来到厨房,看到鱼鱼正在做早饭。

 

乐乐抱着鱼鱼就开始吐槽,鱼鱼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可以换一套房子了?

 

乐乐被那么一提醒,立即拍了拍脑门,说,对哦,最近太忙,我都没想到这一层。

 

之前他和鱼鱼两个人,住这套两室一厅的公寓刚刚好,但是现在家里多了四个“人”,而且是四个大男人,空间一下子就不够用了。感觉转一转身就能撞上一个,而且最麻烦就是浴室与卫生间……

 

乐乐决定了:换房!立刻!马上!

 

自从在鱼鱼面前暴露了壕的身份之后,他决定这回不再租房了,直接买一套就是。

 

就这样,乐乐和鱼鱼一起,一起去买新房啦。

 

最后,他们选择了离市中心不是很远的一个高档小区,算是闹中取静的位置,离上班的地方也近。鱼鱼的想法是,买一套大点的公寓就好,但乐乐觉得,公寓什么的空间总觉得不够大,而且家面里有四只妖怪,万一吓到旁边的邻居就不好了,就算吓不到邻居,吓到小区里的小猫小狗也是不对的,不如一次性到位,别墅走起算了!

 

鱼鱼担心,自己和乐乐的积蓄加起来不够,毕竟之前为了狼妖那事,已经花了很多钱。乐乐说,没事的,我可以打电话跟家里要一点,爹妈可欢迎我啃老了……

 

鱼鱼:……

 

果然,乐乐打电话回去要钱的时候,他父母的确很开心。为啥呢,因为乐乐已经很久没主动要钱了,每次乐乐爹问他钱够不够,他总说够用够用,他一个宅男还能有什么花费的地方啊?对此他爹妈不是欣慰,而是十分着急。在他们看来,儿子宅家里不花钱,说明平时根本没社交,没女朋友,所以才没有花钱的地方!尤其乐乐妈,生怕自己儿子这辈子就跟那堆偃甲玩具凑成双了,巴不得乐乐有一天能伸手跟家里要钱呢。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都知道了,乐乐他还没有跟家里坦白跟鱼鱼的事。倒不是他不想坦白,而是鱼鱼一直有顾虑,总是说再等等,等等……

 

这回,乐乐含含糊糊地告诉爹妈,因为家里人多了所以地方不够住想买套大的,对此他爹妈立即表现出十分高兴的样子。他们问乐乐是不是有女朋友所以才想换房子?对此,因为乐乐还没明确鱼鱼的态度,所以只好继续含糊地应付过去。

 

转天,乐乐的帐户上就多了足够好几套别墅的钱。

 

他们六个人就这样住了进去,乐乐和鱼鱼一层,三谢喵和夜鼠一层,终于完成了同住屋檐下,又不会互相侵犯领土的美好相处。

 

搬完新家没有多久,乐乐的父母就对他说,为了庆祝他的乔迁之喜,他们特地从国外赶回来,要来看看新居和——女朋友!

 

当然,重点是后面那个!

 

于是乐乐就问鱼鱼,他们在一起都这么久了,愿不愿意陪他一起跟家里公开呢?他知道鱼鱼的顾虑,告诉鱼鱼,自己父母都很开明的人,只要他坚持,肯定会同意的。

 

鱼鱼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乐乐开心得抱住鱼鱼直转圈圈,回头就很开心地打电话给父母:自己的恋人叫夏夷则,是个又英俊又聪明又温柔的大好青年,还是他的同学,他们一定会喜欢的BALABALA……

 

说得太快,简直让鱼鱼阻拦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正如乐乐所说的,乐乐的爹妈对儿子找了一个男朋友这件事的态度接受良好。乐乐妈表示,只要你找的不是妖怪,其它的,他们都能接受。他们相信儿子的眼光不会太差云云……乐乐说,放心吧,夷则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优秀的男孩子,他追得可不容易了,现在可相爱了可幸福了。

 

鱼鱼在一旁无奈扶额。

 

为什么鱼鱼一直不同意公开,其实并不光光因为同性相恋这个原因,而是他身上有一个异于常人的特殊之处。清和告诉他,18到25岁这段时间最容易出事,若是熬过去了,今后就能太平了,若是不能,恐怕会有许多麻烦……

 

今年,他正好25岁。

 

鱼鱼心想,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这最后一年,应该一晃也就过去了,不会这么倒霉,就在最后一年出事吧……

 

可惜,这个世上的事,都是怕什么来什么。

 

话说,他们的新居的后院里还建了一个游泳池,不是特别大,但也足够用了。三谢喵和夜鼠把这个池子当作大浴缸,不仅在那里玩水,还做了许多少儿不宜的事情。要知道他们是妖怪,人类的羞耻心实在很难养成,乐乐和鱼鱼不小心伤过一次眼以后,平时就不太过去了。

 

这天晚上,夜深以后,因为鱼鱼突然肚子饿,所以乐乐就下厨给他做夜宵。做的就是简单的蛋包饭这样子,但是乐乐的手艺很好嘛,所以鱼鱼超爱吃的。然后乐乐在下厨的时候,想起那天在厨房里吻鱼鱼,鱼鱼因为害怕别人撞见,有些紧张又有些舍不得推开的样子,真是一想起来就让他心跳加速呢。

 

于是乐乐就拿来那罐金丝果酱,稍稍放了一些上去,仔细点缀了一个漂亮的心型。

 

鱼鱼一般不会在卧室里吃饭,所以就跟乐乐一起出去,坐在游池边,一边聊天,一边吃乐乐的爱心夜宵。

 

难得今晚的三谢喵和夜鼠也休息得早,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陪伴他们的,只有漫天的星光和皎洁的明月,夜风温柔,满庭寂寂,人影成双,真是再浪漫不过了。

 

在这里美好的夜晚里,乐乐和鱼鱼开始回忆他们在大学时代的往事,说到有趣的地方,俩人还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东西吃完后,乐乐立即把盘子接过去洗了。鱼鱼看着乐乐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一种很甜蜜的感觉。这么多年来,乐乐一直都对他这么体贴,完全没有变过。

 

乐乐忙完回到院子,鱼鱼笑着对他说,我有你这样贤惠的男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乐乐趁机抱住鱼鱼,问:那有奖励没有?

 

鱼鱼说,你可以提一个。凡我所有,绝不吝啬。

 

乐乐想了想说,也没别的,我想再看看你游泳。我都好久没看你游泳了……

 

鱼鱼有点惊讶,就这么简单?乐乐不好意思地说,当初,我对你有好感,但以为是只是普通的那种,直到有一次和你一起去游泳,然后居然起了不应该有的反应,这才知道对你真正的心意是什么……

 

鱼鱼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当着乐乐的面,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跳入了水中。

 

乐乐站在一边,看着鱼鱼优雅的身姿在水中游动,不禁又回忆起了自己第一次看鱼鱼入水时的那种震撼。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纯粹的美是可以超越性别存在的,鱼鱼让他完全移不开目光。

 

鱼鱼游了一圈后回来,看着岸上傻愣愣的乐乐说,这样够了吗?

 

乐乐蹲下来,低声说道:不够,当然不够……接着他就吻上了鱼鱼。

 

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就是这样简单的亲吻,鱼鱼觉得身体深处开始涌现一种难以消解的渴望。最近他觉得自已的欲望强了很多,往年到了春天,他就会兴奋一些,但是今年似乎特别明显,尤其是最近……

 

鱼鱼一把乐乐将拉入水中,诱惑般地说道:如果不够,那就多做一些……

 

面对这么主动的鱼鱼,乐乐再不吃就不是男人啦!

 

在水中,乐乐把鱼连吃了好几遍。今晚的鱼鱼又主动又热情,简直美味得要死。乐乐一边吃一边心想:果然在水里吃鱼更有滋味呢,以后再也不把池子让给三只猫了……

 

然后乐乐摸着已经被他吃了好多遍开始犯迷糊的鱼鱼,感慨水中的夷则也特别光滑……光滑……滑……

 

咦?

 

好像有点不对?

 

这未免也太滑了,那凉冰冰的感觉是什么啊?

 

鱼鱼似乎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身体往后退了退,想游动一下双腿,没有想到,这一挣,身体似乎完全不受控制,直往后仰。随着哗啦一声,水花四溅,一条硕大的鱼尾一下子跃至水面,甚至狠狠地拍打了乐乐一下……

 

两个人都愣住了。

 

半天,乐乐终于惊呼出声:夷则,你怎么变成鱼了?!!

 

评论(6)
热度(33)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