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十三)

前文:(十二) (十一)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

  张启山拉着他,一路走到昨天他坐过的那个位子上,然后若无其事地示意他点餐。


  看这眼熟的地方,再坐着这个熟悉的位子,齐铁嘴就是再傻也明白了。他不安地看着张启山,张启山表情安稳如山,好像完全没有他意。


  ——得,论装的功夫,他可真是比不上这位爷。


  这猫爪子挠心般的零碎煎熬,不如一性次给个痛快。齐铁嘴打算主动招认,“佛爷,那个,昨天我……”


  “别说话,先点餐,别见着服务员在一旁等着么?”张启山淡淡地说了一句。


  那男服务员忙说没关系没关系,今晚你们包场,我们全程服务,随叫随到。


  张启山不耐烦地瞪了那服务员一眼,服务员傻乎乎地愣了一下,不太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齐铁嘴笑了:“佛爷,你怎么还包场了呢,这多破费啊……”


  “闭嘴!”


  齐铁嘴不敢再说话了,随便点了一份牛排,然后把点餐的单子给服务员递了过去。张启山看也没有看,只说跟齐铁嘴一样就行。


  今晚的气氛太奇妙,连齐铁嘴这样平时可以叨叨不休的人,也不再主动开口。在无比复杂的心情中,他们点的牛排终于上桌。不知道是否这餐厅的老板因为想让包场顾客满意太过迫切,齐铁嘴发现,这一份牛排比起昨晚吃的来,不仅份量大了许多,而且还花里胡哨了起来。齐铁嘴拿着刀叉,竟有点难以下手。


  “怎么,吃不下?你不是喜欢这里么?”张启山看着他问道。


  齐铁嘴实在没办法再装作无事的样子,干脆挑明道:“佛爷,您什么意思,我真的有点不明白了……我不过约了一个朋友,不,也不算什么朋友。对,我来这相亲的,吃了顿饭,这不违反公司规定吧?”


  齐铁嘴心想:我就算是特助,也不代表24小时都贡献给你啊!我的私人生活、私人时间,难道不应该有么?什么社会了,一份工作也不至于卖身为奴啊!


  齐铁嘴不知道张启山是怎么知道他昨晚的行踪的,如果说特地派人跟踪……


  ——他何德何能,值得张启山如此啊?


  可他也知道张启山是真对自己好,导致现在情况就是,简直连生气都不知道该怎么个气法了。


  张启山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当然没有,这是你的下班时间,有绝对的自由!只不过,偶尔看到,颇感好奇罢了……”张启山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递给齐铁嘴。


  齐铁嘴看了一眼,立即就愣了。那是一条来自朋友圈的照片,发送的人正是公司里的同事,上面有一张图片,虽然上面的主角拍得比较远,脸也有点糊,但还是能够清楚看到,其中一个正是齐铁嘴。齐铁嘴不知听到了什么,正一脸笑容地看着对面的女孩儿,那女孩也是一边说话一边眉眼含笑地望着他,这乍一看,两个人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似的。


  更让人误会的是,那发圈的人还配上了一行文字:“偶遇随手拍!看来有人好事将近哟……”


  齐铁嘴瞬间明白了。


  ——唉唉,这堆爱八卦的同事啊,这个毫无隐私的社会啊,这个信息随时传播的时代啊……


  “怎么,你以为我派人跟踪你不成?”张启山一语道破齐铁嘴之前想法。


  “哪有哪有,佛爷怎么会做这种事?”齐铁嘴擦了一把冷汗,还好,刚才他没有丧失理智地对张启山进行指责。难怪呢,今天在公司的时候,还有人过来跟他道喜。只不过他心事重重,也没往心里去。


  卸下了心里疑惑,齐铁嘴感觉稍稍舒一口气。


  “怎么,想成家了?”张启山显然是针对他刚才说的,相亲这件事,“随口”问了一下。


  以往,齐铁嘴也不是没有被人问过这个问题,通常他都会回答“一事无所,成什么家呀,等我再拼几年再说。”但现在他也明白,自己的“行情”不同了,再这么说,未免有些矫情。再说,在张启山面前,他也不愿说那些话搪塞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这么做……


  所以他的回答,带上了几分认真:“恩,一个人,有时候还挺孤单的。”


  张启山持刀的手似乎顿了一下,“想过找什么样的人没有?”


  “呃,其实也没想太多。我想的很简单,只要合得来,相处融洽,两个人彼此有感觉就行了,”顿了顿,齐铁嘴自嘲般地加了一句,“当然,得是一个不嫌弃我暂时没车没房没钱的……”


  张启山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就这些?看你昨晚笑得那么开心,那女孩应该符合你的要求?”


  “那也得人家看得上我才行啊……”


  “她若同意,你就从了?”


  齐铁嘴忙道:“我开玩笑的呢,这才见过一面而已,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哪容得我想那么多?凡事都讲究缘分不是?”


  张启山轻笑一声,看着他道:“八爷,八卦占卜可是你的长项,有没有缘分,算上一卦不就行了?”


  “佛爷别取笑我了。”


  张启山倒像是好奇心上了头,居然直接从兜里掏出三枚硬币,似笑非笑地推到齐铁嘴面前,示意他可以现场卜上一卦。


  齐铁嘴无奈,只好坦白:“其实,我已经算过了……”


  张启山眼神一闪,“哦?结果如何?”


  “我占事,没占人……”


  张启山露出疑惑的神色。


  齐铁嘴静静地看向张启山,犹豫半晌,欲言又止:“佛爷,心动方能缘起。可我一事无成、一无所长,怕只怕,到头来只落个痴心妄想。佛爷,你是聪明人,别再问了。”


  张启山深深地看了齐铁嘴一眼,果然没再问下去。


  接下来的这顿饭,吃得无风无浪,安静平稳。


  吃完饭,出了门,张启山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抬头看了看那满天星光,感叹说今晚夜色不错,不如在外面逛一逛再走。齐铁嘴作为一个特助,自然不能扫老板的兴,一路陪着张启山于街上走了起来。


  今晚晧月当空,凉风轻徐,确是一个适合散步的夜晚。他们所处之地也不是繁华的市中心,来往人群不多,街上很是安静。一路上,全是齐铁嘴说话的声音。


  就像平常一样,齐铁嘴说着,张启山听着,偶尔还会有几下笑声,一唱一和,默契非常。不知不觉,他们走了一处街心公园附近。公园中间是音乐喷泉,四周用栏杆围着,张启山和齐铁嘴就在这附近停了下来,休息了片刻。


  突然,他们听到身边传来一个男人激动的声音:


  “……真的,你答应了?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啊啊啊我要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齐铁嘴和张启山不禁转头看去。原来是一对小情侣正在此处求婚,显然那男孩并没想到女孩会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一下子激动得难以自持,大声地叫了起来。  


  “喂,别这么大声,旁边有人呢!”


  女孩笑着推了对方一下,却被对方顺势抱进怀里,深深地吻了上去。


  齐铁嘴没想到会这么近距离地看到旁人亲热的一幕,顿觉有些尴尬,往前面走了几步,张启山在后面也跟了上来。


  公园四周还有几对情侣,看来这个点到这儿的,还是以情侣居多。一想到这一层,齐铁嘴更是尴尬,本想着离开,张启山却把手扶在了他右侧的栏杆上。


  这个姿势……


  就像被他半圈进了怀里似的。


  “佛……佛爷……”


  “嗯?”


  张启山离得太近,齐铁嘴脑子像浆糊似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缓解尴尬,只好随便乱扯了一句:“……这儿怎么只有喷泉没有音乐啊,我记得以前好像有的……”一边说着话,一边试图往旁边退去。


  没有想到,张启山此时却突然伸出手来,按住了他的胳膊。他不得不转过头去,看向张启山。


  张启山勾了勾唇角,淡淡的月光下,他五官生动,说不出的英俊迫人,“你说得没错,心动方能缘起……可你既然没谈过恋爱,又怎么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心动?”


  “佛……佛爷?”


  某种预感,让齐铁嘴十分忐忑。


  “你想不想听到这儿的音乐?”


  “啊?……”


  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齐铁嘴,被张启山拉着转过身来,然后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深深地吻了上去。


  齐铁嘴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漫天的星光下,他头一回听到了由自己心跳声敲击而成的音乐。


  ——以及许久许久之后,张启山凑在他耳边的低语:齐铁嘴,我不嫌弃你没有车没有房没有钱,你要不要考虑看看?


 ————————————

老八其实明白自己对佛爷心动了,但他不敢细想这事,所以让佛爷不要再问了,怕是“痴心妄想”,佛爷听明白了,所以最后给他一颗定心丸。

毕竟霸道总裁总是要主动一点的嘛2333

评论(15)
热度(154)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