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猫鼠脑洞(四)

  化形后的沈夜并不知道三只猫打的什么主意。


  他只知道是妖怪之间互相磁场的影响,才导致彼此提前化形。并不知道发情期的催动才是三谢喵化形的最重要因素。


  毕竟他也只是个处男鼠而已,虽然看上去比较霸总,但是没有什么经验啊。因为他之前想要找对象实在太困难了。


  本来呢,仓鼠也不算是有节操的小动物,但沈夜不一样啊,他可是古往今来第一只得到了神血之力加持变成的大妖怪呢,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跳出了自己的种族属性之外的大妖怪呢。灵识已开的仓鼠夜,还怎么可能对族中普通的母仓鼠产生兴趣?就像进化完毕的人类也不可能对猿猴或者大猩猩产生爱情一样嘛。


  所以大妖怪仓鼠夜就这样单身了好多年,然后一不小心踏入了人类世界,又一不小不被三只猫看上了。


  仓鼠夜知道它们三只喵都对他有好感,这是当然的嘛,哪有猫不爱鼠的?再说了,他还是修炼了一身清气的大妖怪鼠,被其它妖怪喜欢真是再寻常不过了。从本能上来说,仓鼠夜应该是不喜欢猫的,但是,收了妖怪猫当小弟这种事,简直是鼠族的光荣大逆袭,他怎么会不喜欢呢?他简直太享受这种被猫崇拜的感觉了。


  他耐心地教导这三只鸿蒙初开猫妖一些做妖的基本道理,还教会了他们修炼的入门法则,现在他在这三只猫心里,俨然成了老师+主人的重要存在,不得不说,感觉还是蛮好蛮好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三只猫居然还对着打起了这样的主意。


  三谢喵简直跟他形影不离,吃饭的时候,玩耍的时候,就连洗澡的时候也会挤在一旁看。他已经变成了人形,总不能再像鼠形一样在浴沙里打滚一下了事,而是要跟人一样把衣服脱了,光溜溜地上搓搓下揉揉,才能把身体洗得干净。


  沈夜尝试过冲澡和泡澡两种方式之后,就彻底爱上了在浴室里泡澡的美妙滋味,每天起码泡上个一两个钟头才可以。


  (对于这一点乐乐和鱼鱼非常有意见,毕竟他们租的房子只有一间浴室而已,沈夜赖在浴室里的这一段时间,他们想要洗澡或者上厕所都没办法。沈夜:想做什么进来就好了咯,我又没锁门。乐乐:可是你光着身子啊!沈夜:本座从前也不穿衣服。乐乐抓狂:可从前你那是仓鼠的样子好不好?)


  对于妖怪来说,并没有不穿衣服就很羞耻这一说,所以沈夜洗澡的时候,三谢喵如果要进来,他也会让他们一起进来,还会抓它们一起泡澡,然后看着怕水的三只喵在水中挣扎的样子满足一下恶趣味。


  至于晚上,那就更亲密了。从前他们就是一起睡的,现在还是维持原状。只不过从前是睡在小阁楼的猫窝里,现在睡在乐乐给他们腾出来的小房间里罢了。


  一人三猫,就这样度过好几个不安静的夜晚。


  为什么说不安静呢?因为三谢喵因为快发情的关系,总是对沈夜不住地摸摸蹭蹭舔舔,小动物出身的沈夜对此倒也没什么警觉,毕竟从前鼠型的样子也是被他们舔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他没有想到,三只喵可并非普通的亲昵,而是抱着将他“吞吃入腹”的想法呢。


  终于,有那么一天晚上,三只谢喵同时化形了。


  沈夜感觉身上重得要命,好像被什么很沉的东西压着——虽说平时也被三只肥猫压住,但似乎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等沈夜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三个长相一模一样、身上全都一丝不挂的英俊男青年趴在他的身上,对他露出了“肚子很饿”(?)的笑容:


  ——师尊!


  ——阿夜!


  ——主人!


  沈夜明白,自己这三个徒弟,终于化成人形了!


  沈夜本想着,用自己这段时间学来的人类知识,先对他们进行一堂“做人基本规范”的讲座,没有想到,三只喵完全不想跟他交谈,本能服从一切,用兽性的动作让沈夜了解,他们目前最需要的是什么:


  吃你!


  沈夜顿时怒了!


  ——好,很好,我把你们当徒弟,你们却把我当食物(三谢:更正,是交配对象!),原来你们恨我啊!


  为什么沈夜不能接受三谢喵的交配请求呢?废话,哪有鼠喜欢被猫吃的,而且还是三只!


  想想看汤姆追了杰瑞多少集,杰瑞从过没有啊?  


  所以愤怒的沈夜奋起反击,本来以他的实力压制三谢喵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发情期本能上头的猫实在太可怕了,充分发挥了食物链顶端的肉食哺乳类动物的战斗优势,把平时养尊处优能躺着绝不坐着的鼠族沈夜压制得动弹不得。


  眼看着沈夜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三只猫也开始用眼神较量先后次序问题,突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沈夜不见了!


  三谢喵用人形发出了惊恐的“喵喵”声,那声音大的,把隔壁的乐乐和鱼鱼都给吵醒了。


  当乐乐和鱼鱼冲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三个没穿衣服的陌生裸男围坐在床边,齐齐看着中间一只圆滚滚的仓鼠。


  这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乐乐和鱼鱼简直相对无言。


  被吵醒的这两个悲催的主人,赶紧从自己房间找了一堆衣服让三谢穿上,并且了解到,由于刚才发生了一些不方便描述的事情,导致沈夜灵力波动,又变回了仓鼠的样子。


  之前就说过,沈夜是提前化形,所以他的灵力还是很不稳定的。


  不过塞翁失马,嫣知非福,沈夜算是“幸运”地逃过了被三只猫“吃”掉的悲催下场。可是三只谢喵,不对,现在来看,已经是三谢青年了,就觉得不太开心了呢。毕竟这样一来,他们内心的洪荒之力都无法发泄(靠揉揉仓鼠夜肚皮这种动作完全不能缓解发情猫的痛苦好嘛!),导致每天都充满了不安与躁动。


  谢衣表现得特别明显。


  有天下午,当乐乐回家的时候,被提前回来的鱼鱼拦在了玄关。


  “呃,无异,你先深呼吸,做好心理准备。家里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


  乐乐看到鱼鱼一脸为难的样子,还以为是沈夜变成了人形OR三谢变回了人形OR三谢又不小心打破了家里的东西诸如此类的事情,没有想到,等到踏入客厅,地上的乱象,让他顿时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他那些费尽苦心做好的偃甲玩具,全都被拆成了无数的零件碎片,随意散落在地上!


  血案现场不止一处!冲进卧室,卧室的偃甲也全部遭殃,谢衣坐在地上,手上还在拆,谢偃则搬了一条小凳子坐在一边,就如何拆卸问题跟谢衣时不时地交流几句。


  啊啊啊啊啊啊——


  乐乐发出了有史以来最痛苦的哀嚎声!


  他那从学生时代贯注了不知道多少心力的作品啊,他的处女作、代表作、纪念作们啊,就这样毁了、毁了!


  乐乐的煞气顿时发作了,他冲进厨房就要拿菜刀杀人,不对,是杀猫!


  鱼鱼连忙上前拦住:你冷静一下,他们都已经成精了,现在伤害他们的话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啊!


  乐乐:我不管,喵了个咪的,气死我了,他们怎么比沈夜还坏?我的偃甲啊啊啊啊——


  这个时候,平时跟乐乐关系最好的谢偃笑眯眯走出来了,和善地对乐乐说:小友莫要心急,我们并非故意破坏,而是看到你那些偃甲尚有改善之处,方才拆解出来,略为研究一下而已!原件尚在,安装回去亦是轻而易举……


  乐乐红着眼睛说:什么安回去?你知道我这偃甲有多精密有多巧妙有多复杂么,你们怎么可能能安……回……


  在乐乐碎碎念的当口,谢偃已经蹲下来,当着他的面拿起手上工具迅速地拼装了起来,没等乐乐念完,一个完整无缺的偃甲小黄鸡已经被谢偃拼凑好了。谢偃递给乐乐:小友请看,是否与拆解前并无不同?


  乐乐张着嘴巴,瞪大眼睛,已经震惊得完全不知如何反应了!


  谢偃见他愣愣地不接,也不以为忤,而是拿着小工具又捣腾了几下,当着乐乐的面改装了起来:这小黄鸡虽做工精致,但不会出声未免有些木讷,不如加一点凝音零件……这样……再这样……那么它就可以……


  等谢偃再把小黄鸡组装好的时候,这只小黄鸡已经可以发出“叽叽”地叫声了,活泼又可爱,简直萌得一塌糊涂。


  乐乐目瞪口呆地看了小黄鸡好半晌,当谢偃以为他哪里不对了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扑在了谢偃身上:啊啊啊你太厉害了!!!我从前没见过偃术这么厉害的人啊!!!师父,你一定要做我的师父!!!


  就这样,谢偃收了乐乐当徒弟。


  屋内的谢衣听到外头的动静出来看了一下,不禁腹诽:阿偃的偃术应该不如我啊,为什么不拜我为师?算了,当人师父那么麻烦,我还是只当师尊的徒弟好了。


  于是他就开开心心地继续拆偃甲去了。


  从此之后,乐乐这个技术宅,就天天跟谢衣、谢偃他们俩个窝在一起研究偃甲的拆卸与改装技术,家里小小的地方总是散落一地的零件,让鱼鱼相当的伤神。


  当然,让鱼鱼伤神的事情不止一件。


  到了晚上,浅眠的鱼鱼就被客厅的声音吵醒了。起床一看,发现初七正在跑步机上跑步呢。


  如果初七现在还是猫形,那鱼鱼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拎起初七的后颈就扔回它的猫窝里去,但初七现在是人,而且还是看上去不太好对付的精悍男,那鱼鱼只能好声好气地跟他商量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休息?


  初七的回答很简洁:主人运动,我也运动。


  鱼鱼这才注意到,放在桌上的仓鼠笼里,沈夜鼠正在跑轮上跑得欢呢!


  鱼鱼扶额:你们秀恩爱的方式也太别致了!


  仓鼠是种昼伏夜出的动物,晚上是精力旺盛的时候,之前变成了人,沈夜倒也遵守人的规矩,白天活动晚上睡觉,但现在又变回了仓鼠,当然就不能压抑本性了。跟谢衣、谢偃这两个对偃甲兴致浓厚的技术宅不同,初七的主要兴趣还是沈夜身上,所以沈夜做什么他也陪着做什么。


  鱼鱼明白了,要初七听话,只能说服沈夜。


  鱼鱼跟沈夜客气地表达了一下自己想要好好睡觉不想被吵到的心情,希望沈夜能够包容一下体谅一下。沈夜也客气地表示,今晚他们可以为了鱼鱼的睡眠而不发出任何声响,但是,若他变不回人形这个问题不解决,因着动物的本性,他没办法安静太久,还望鱼鱼也能理解。


  鱼鱼是聪明人,一下子听明白了——沈夜就是变着法子想让他们替他解决灵力涣散不能变成人形的问题呢。


评论(10)
热度(44)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