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猫鼠脑洞(三)

  回到卧室里,鱼鱼看到乐乐的表情有点纠结,还以为他在为那80万的费用而伤神,就问乐乐,是不是在担心钱的问题?如果是这样,让他来想想办法好了……


  结果乐乐马上摆手说,这笔钱小意思,他担心的是别的问题……


  一说完,乐乐发现鱼鱼微微皱了皱眉,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乐乐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夷则,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早想说的,就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其实,我并不是穷人家的孩子……


  说完这句话后,乐乐有点不敢看鱼鱼的眼睛。


  关于这个误会,还是要从他们认识之初说起。当初乐乐想要追求鱼鱼,但是鱼鱼比较高冷,而且追求者众多(不包括猫),并不太好接近。毕竟,他们也不是同一个专业的,平时能遇见的机会不多。


  恰好,乐乐打听到鱼鱼在外面租了房子,是那种几个人合租的大套房。刚好,那里有一间特别小的北面小房间还空着,所以乐乐就把那间房给租走了,住了进去。


  乐乐因为要做偃甲,房间里的材料特别多,挤得那小房间根本没有下脚之地。他自己做了一个能伸缩的床,白天就收起来,晚上才放下来睡。可以说,条件是相当的艰苦。


  乐乐借着“同居”的机会跟鱼鱼熟了以后,鱼鱼问过他怎么不去找间大点的房间,这儿也太局促了。那时,乐乐还没有跟鱼鱼表白,不好说自己是为了追他才租的这里,只好说自己生活费有限,这里房间小条件差比较便宜云云。


  虽说乐乐是个富二代,但是平时的吃穿用度还是挺随意,跟普通学生没什么差别,所以这话说出来以后也没露馅。鱼鱼听乐乐这么说了以后,明显对他在经济上照顾了许多。有机会还会请他吃饭什么的,买什么东西也不忘捎上他一份,但做得也没有很刻意,就是那种不露痕迹地照顾着他的感觉。


  乐乐对鱼鱼的温柔体贴简直太受用了,一方面有点愧疚,一方面也更不敢说出来自己其实不缺钱花。后来,乐乐也被友人提醒,家境太好容易给恋人造成压力,种种原因,导致他就隐瞒到了现在。


  鱼鱼听乐乐说完后,神色不动地沉默了一会,乐乐紧张坏了,不住地道歉,生怕鱼鱼一气之下就不理他。鱼鱼捉弄了乐乐一会后,就笑了起来,说其实自己早就看出来了。毕竟没有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会对金钱这么没概念,而且当初他那堆旧衣服,虽然看上去朴素,却没有一样不是真·大牌。乐乐一个富二代愿意陪他过穷日子,他一直很感动……他刚才之所以担心乐乐为了钱而烦恼,是因为乐乐没有听从父母的建议回家工作,而是跟他一起留在这座陌生城市打拼,他知道这件事曾惹得乐乐父母很不开心。他担心乐乐无法跟家中要钱,自己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来会苦恼……


  乐乐听到一下子感动得不得了,连忙抱起鱼鱼亲了好几下。他说自己不需要跟家里要钱,因为光以前读书时代的生活费都还有大堆节余,再养几十妖怪都不在话下,现在才四只而已完全是小事一桩……


  鱼鱼扶额叹息:一直知道他壕没想到这么壕!以后每天就让他多煮一道菜,再也不省钱了……


  乐乐笑眯眯地问鱼鱼:既然你当初什么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这么照顾我啊?鱼鱼回了一句:男为悦已者穷……乐乐听后瞬间了然,原来当初鱼鱼也是一早就喜欢他了呢!


  心花怒放的乐乐抱起鱼鱼就往床上扑,不顾天还没黑,就开始剥衣服吃“鱼”了。


  虽然鱼鱼比较矜持,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像很容易被挑起欲#望,被乐乐又亲又抱又摸了一阵以后,就有点无法抵抗,跟乐乐抱在了一起,在床上做起了某种羞羞的事情。


  不过,沉浸在激情中的鱼鱼还是有点不安的感觉:似乎哪里有视线盯着他……


  很快,鱼鱼的不安就得到了证实。当他被乐乐抱在怀里的时候,一不小心抬头,竟看到衣柜顶上,三个谢喵正齐刷刷地蹲坐着,一动不动地好奇地盯着他们看!


  这一惊吓,让鱼鱼差点变成了萎鱼!


  鱼鱼连忙推开乐乐,乐乐还不高兴:是我们养的猫而已啊,让它们看好了。


  鱼鱼真想揪住乐乐头上的呆毛让他清醒一下:它们都快成精了,你忘了?想想沈夜!


  一想到沈夜那张霸道总裁脸,乐乐瞬间清醒了,某个火热的部位也冷静下来了。不行不行,他家鱼鱼这个样子可不能让这些人看到啊!


  在乐乐手忙脚乱地扯起被子的当口,三只谢喵已经从衣柜上跳了下来,一只两只懒洋洋地迈着猫步,从窗台上离开了。谢衣顺便还打哈欠似地喵了一声,似乎在说:好无聊,没戏看,走了!


  乐乐和鱼鱼面面相觑。乐乐说:我怎么觉得他们是故意的?鱼鱼:本来就是故意的。乐乐:它们偷看我们做什么?从前也没见它们这么好奇……鱼鱼想了想,说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也许,是春天到了……


  鱼鱼的猜测很有道理。对三谢喵来说,的确是春天到了。


  春天,是一个花开的时节,是万物生长的时节,也是猫咪最容易发情的季节。


  三谢喵由于是妖怪,所以比起那些普通家猫还是有所不同的,并不会一两岁性成熟就马上发情这样。事实上,他们都是20来岁的“老猫”了,但因为妖性初生、灵识未开,所以在这方面还是纯白如纸。


  按照猫妖的正常成长速度,大概四五十岁才会积蓄一定的灵力,从而化形。所以沈夜说他们三十年后才化形一说,是正确的。只不过,好巧不巧的,他们碰到了沈夜。


  作为一只仓鼠,其实成精的机率不大,但一旦能够成精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妖怪,沈夜就是这样。


  他的经历很复杂,曾经因缘巧合得到了神血之力由一只小小的普通仓鼠结丹成妖,还成为那种带有神人清气的大妖,先天根基得天独厚,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拥有了超高深的法术。但他当时没有选择来到人类世界,也没有化形,而是一心守护自己的家园。后来,有魔族来侵,他打退了敌人,还用尽法力布下结界,让对方无法踏足。可是他自己因为一时修为耗尽就变回了普通仓鼠,再因种种巧合,被带到人类世界。


  他只好靠卖萌获得食物的投喂,得以在人类世界生存下去。与此同时,他也积蓄力量,暗自修炼,希望慢慢让灵力得以恢复。


  没想到,因为三谢喵对他“一见钟情”,所以他被乐乐和鱼鱼带回了家。


  在这个脑洞的设定里面,妖怪之间是会被会互相影响的。三谢喵受沈夜身上清气的吸引,每天都粘着他不放,而且也导致提前开了灵识,即将化形;而因为三谢喵的磁场影响,沈夜的灵力流也受到了波动,于是,在灵力还没有积蓄完善的情况下,他就化形了。


  当然,三谢喵受沈夜的影响,并不光光只是在灵力上。化形后的沈夜,完全符合三谢喵的审美,加上又是处在猫喵最容易发情的春天,导致三谢喵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变成人形,争取与他们家阿夜做一些他们两个人类主人经常做的事情!


  不过嘛,毕竟他们之前都是“单纯”的猫咪而已,对人形怎么样做这种事他们一无所知,于是当听到卧室里传来某种奇怪的声响后,他们顺便就过来观摩学习了一下。


  只可惜,还没看到重点,就被小气的主人赶出去了。


  出门后,三只喵围在一起讨论。


  谢衣:喵,我让师尊教就我好了。


  ——妖怪守则都是沈夜手把手教的,所以谢衣十分乖巧地称呼沈夜为师尊。


  谢偃:喵,在下已知晓个中诀窍,就让在下先来。


  初七:……


  ——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异动,下定决心,从此刻起,绝不离开沈夜半步!


评论(10)
热度(43)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