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十二)

前文:(十一)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一来二去,齐铁嘴跟张启山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不像上下级,倒跟好朋(基)友差不多。

 

  齐铁嘴发现,一旦放轻松了与张启山相处,那真是再惬意不过。他们的口味相合(张启山做的菜他都喜欢),性情也算相投,起码他自认为现在可以把张启山的毛捋得各种服帖;就连兴趣都十分相近——张启山虽说在国外留学回来,可不爱洋文、不看洋片,独对国学相关情有独钟。齐铁嘴更不用说了,半个算命先生,兴趣是历史、周易八卦、古董鉴赏,在张启山面前,大概在装半个专家的程度。

 

  这兴趣电波一对上,张启山就更喜欢时刻把齐铁嘴带在身边了。有事没事找他聊天,虽然大多是齐铁嘴一个人说,张启山安静听着。但一个爱科普,一个爱听科普,也算是天设地造相得益彰了。一时间,齐铁嘴俨然成了张启山身边的红人。

 

  这上下班的时间都被张启山霸占着,导致齐铁嘴平时的私人社交一下子就中断了不少。他那些老友,三番两次都被他以“工作太忙、没时间聚会”为由推掉,忍不住打趣他:“老八啊,本想介绍几个漂亮姑娘给你认识的,没想到你是贵人事忙,怎么约都约不上啊!工作嘛,什么时候做不是做,你再这么下去,小心一辈子打光棍啊!”

 

  对于那些老友的话,齐铁嘴也就是笑笑没当真。但不曾想,接下来,居然真的有人开始给他牵线搭桥起来。

 

  之前,齐铁嘴作为一名非本地的外来打工仔,没车没房,工作一般,虽说年纪差不多了,但桃花还真没怎么开过。就算有人给他介绍相亲,一般也都会不了了之。原因无它,别看齐铁嘴平时能言善辩的,一到姑娘家面前,尤其是来相亲的姑娘面前,那是要多羞涩有多羞涩,要多放不开就有多放不开。

 

  不会追人,条件又没好到可以让女孩非倒追不可的份上,于是齐铁嘴就这么不上不下的耽搁到现在,连初吻都还装在保鲜膜里,半点儿没开封过。

 

  在这事上,跟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一样,齐铁嘴家里也没少催。可齐铁嘴每次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应付应付着就过去了。他自己心里明白,时机未到而已。他给自己算过,发现自己的红鸾星犯懒,基本上难见动的迹象,想来是不那么容易成就姻缘的。算明白了以后他也就淡然处之了,凡事不可强求嘛!

 

  可没想到,他自从遇上张启山这个贵人之后,时运大旺不说,就连桃花运,似乎也被催得有点儿开了。

 

  其实也不难理解,现在齐铁嘴被张启山赏识,一下子坐到了高位,那看在别人眼中的地位,自然就不一样了。从普通股一跃而成绩优股,那青睐的目光,岂不立马蜂涌而至?

 

  于是乎,齐铁嘴就接到了不少“热心”同事替他拉来的红线。一开始,齐铁嘴因为新进公司,想着还是站稳脚跟为主,再说大多时间忙着张启山的事,所以回绝了几次。但随着他与张启山的“关系稳定”,又兼之旁人热情难却,于是就顺水推舟地开始了相亲大业。

 

  这一天下班前,齐铁嘴难得地去跟张启山“请假”,说是晚上有点事,不能过去他那边了。

 

  张启山用试探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问了两字:“理由?”

 

  齐铁嘴笑笑:“朋友那里有个聚会,叫我过去。”

 

  张启山点了点头,挥挥手让他走了。

 

  齐铁嘴的运气不错,这天晚上见面的是一个温柔可人又大方的漂亮姑娘,对他的“不擅言辞”也没有太介意,反而主动找话聊。齐铁嘴对对方的印象不错,可不知怎地,即使面对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孩子,他的心思却有点不在上面,全程都在走神。

 

  一会想的是,今晚佛爷是在外面吃饭还是自己下厨?一会想的又是,昨天跟他一起看的电视剧,他会不会不等自己,就把下一集给看了?一会又是,他要买的风水摆件,不知商店里有没有合适的?总之思绪万千,可总结起来,中心就是一个“张启山”。

 

  “……你说是不是?”那姑娘笑着看向他,他这才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听到对方在说话,正想着如何掩饰尴尬,恰好手机响了一下,他趁机拿起来看,算是遮掩了过去。

 

  齐铁嘴一看那发来的信息,顿时眉目舒展,无意识地绽开了笑容。那短信,正是张启山发来的:“家里没盐了,明天带一点过来。”

 

  齐铁嘴立即回信:“佛爷你现在在家里吗?我一会结束了就给你送过去。”

 

  那头回了个字:“好。”

 

  齐铁嘴便对那姑娘说,上司找他有点事,他要先走一步。姑娘同意了,提出了交换手机号码一事。齐铁嘴拍了一下额头,连说抱歉,太着急了都忘了这一茬。仔细存好了姑娘的电话,再将对方送上出租车,接着马上飞奔去了超市。

 

  齐铁嘴几乎是屁颠屁颠地赶到张启山的公寓,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积极的程度,远甚于对刚才那位相亲对象。

 

  张启山正窝在沙发上,一边悠闲地喝茶,一边看昨晚未看完的电视剧。齐铁嘴把买来的盐往厨房一放,连忙也坐到了沙发上,嘴上嚷嚷道:“佛爷你怎么不等等我呢,我这前面还没看呢……”

 

  张启山也没接他这个腔,状似无意地问道:“聚会怎么样?”

 

  “恩,还行。”

 

  “哦?你们找了什么地方?”

 

  “就西餐厅呗!”

 

  “西餐?看不出来,你的这帮朋友,还挺小资啊!”

 

  “呃……就这样,嘿嘿……”齐铁嘴被越问越不自在了,总感觉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真是奇了怪了。眼见着张启山还要继续问下去,齐铁嘴连忙主动出击把话题给引开了:“哎呀,才漏看了一集怎么男主角又中毒了?男主这集又是要掉线的节奏啊?你说这剧怎么回事,堂堂一个大男主,每次都当背景板?……”

 

  张启山眼神奇怪地盯着他。

 

  ——话题是不是转得太生硬了?

 

  齐铁嘴站了起来,“佛爷你茶喝完了么?我给你再添给水。”

 

  “不用,好好坐着!”张启山一把握住齐铁嘴的手,让他拉回到沙发上,齐铁嘴一个没留神,差点整个人趴倒在张启山的身上。手忙脚乱地扶住了沙发靠背,才算安稳地坐了下去。

 

  坐下来发现有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自己正跟张启山正紧紧地挨着,那手还放在张启山的大腿上。他连忙把手缩了回去,正想往旁边挪呢,却被张启山像是“不经意”般地按在了大腿上,止住了动作。

 

  张启山看着他,眼中含笑道:“怎么,最近想吃西餐了?”

 

  齐铁嘴只觉得全部注意力全都齐中在了自己的大腿,对张启山说什么话都有点听不太清了,“啊,是吧……”

 

  “行,那我们明天晚上也去吃西餐。”

 

  “佛爷,这个这个……”齐铁嘴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

 

  “不愿意?”张启山突然面色有点微变。

 

  齐铁嘴连忙摆手,张启山冷哼一声,半躺着继续看电视了。那只手,似乎习惯了一般,一直停留在齐铁嘴的腿上。

 

  这天晚上,齐铁嘴回到家,总觉得思绪有点混乱。起来给自己占了一卦,发现那卦象显示了一件让他吃惊的事:他那颗一直犯懒的红鸾星,居然动了!

 

  次日晚上,张启山果然带着齐铁嘴去吃了西餐。

 

  那餐厅,齐铁嘴看了再眼熟不过。

 

  ——因为那正是昨天他相亲的地方!

 ——————————————————————

  下章表白吧。

 

  佛爷:已熟,可上锅。

 

  齐铁嘴:哎,还没加调料呢?

 

  佛爷:自己动(手)!

 

评论(21)
热度(117)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