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au】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十一)

齐铁嘴原以为,张启山让他去买菜,又是那点无聊兴起的恶趣味作祟,毕竟张大佛爷家里奴仆成堆,哪用得着他一个助理,还是拿着高薪的特助来做这种琐事?

没想到,这回他又猜错了。

因为下厨的那个人,正是张启山本人。

“佛爷,你居然亲自做菜啊?”

当齐铁嘴看到围着围裙、穿着家居服的张启山亲自过来开门的时候,简直下巴就要惊掉了。

“怎么,不可以?”

即使穿着如此家居,张启山仍是一脸标准的霸道总裁。

“没有没有,当然是可以的。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不仅进得厅堂还入得厨房……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说啊,你真是一个多面手啊,哪方面都厉害!”

“得了,别废话。东西拎进来,把手洗干净,干活。”

“干活?我?”

“废话,这儿除了你,还有第三个人吗?帮我打下手。”

“哦!”

就这样糊里糊涂的,齐铁嘴在张启山的公寓里留了下来。

因为给他买菜这件事,齐铁嘴才知道,张启山平常是不住在郊区那幢大别墅的,而是独自一人住在市区的这幢高级公寓。来时,是张秘书开车送的他,齐铁嘴不由得好奇多问了几句:“佛爷怎么好好的大别墅不住,要一个人住公寓啊?”

张秘书解释道:“这儿离公司近,上班比较方便。再说了,佛爷他啊,爱清净。平时除了让保姆过时过来打扫,基本上就他一个人住着。”

爱清净?

齐铁嘴摸了摸下巴。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原来张启山还真不是个好热闹的人。明明是个长袖善舞、交游广阔的人物,面相中也可看出他人缘极好,于人际关系中可以说是游刃有余,没想到偏偏私下里这么低调。

临走时张秘书还不忘提点,平时佛爷都不怎么带人过来这儿,这回特地叫上你,看来对你很是另眼相看啊!

齐铁嘴腹诽:被差使去买个菜而已,有这样另眼相看的吗?

齐铁嘴原以为,让他买了菜过来,也是让那定时过来的保姆做好饭而已,没想到根本就是张启山自己动手。难怪刚才一开到目地的,张秘书那车一溜烟儿地就跑了,自己还骂他不厚道,连等他几分钟都不肯,现在想来,肯定是这小子平时没少给张启山做菜打下手呢!

“在想什么呢?切个菜还磨磨叽叽的?”

油已热好,正等着齐铁嘴的菜下锅的张启山过来催了。齐铁嘴忙收起那神游万里的心思,把切好的菜给张大厨送了过去。

张启山瞄了一眼齐铁嘴切好的菜,再用眼神示意他倒下去,之后,他像是不经意般地夸了一句:“刀工还不错……”

“嘿嘿,在家经常帮我妈打下手。”

“就是速度慢了点……”

“笨手笨脚的,让佛爷见笑了。”

“烹饪是基本技能,以后多练练。”

“佛爷说的是。”  

齐铁嘴一旁站着,看张启山动作麻利地炒菜,顺便根据他的指示,递个调味料什么的。当然,更多的时间,其实就是陪张启山聊天。总之张启山说什么,他就应什么,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下来,他也早已学会了如何正确地跟张启山搭腔之技能——总之就是他说东、自己绝不说西,大体上顺着大BOSS的毛捋总是没错的。

只不过,太顺了,有时候也会把自己搭进去——

“就那你那租的小单间,估计也没什么厨房。这样吧,以后跟我练就好了。”

“嗯嗯……哎?”

这话是几个意思?

“有空就来我家,正好我最近不忙,做饭的时间比较多……”

“佛爷?”

“……也正好缺个打下手的……”

“那个我……” 

“好了!”

齐铁嘴话还没来及得说出口,就被张启山打断了,那菜已经烧好,他被指使着去拿盘子。

接下来,起祸、上盘,热气腾腾、香味袅袅,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鱼香肉丝就此大功告成。

“尝尝看?”张启山随手拿起一双筷子,夹起一口菜就塞进了齐铁嘴的嘴巴里。

“唔……”齐铁嘴所有的话都被堵回了肚子里。

“如何?”张启山自信地看着他。

“如此美味,简直世间罕见!好吃,实在是好吃!”

“那好,今晚就恩准你来蹭饭了。”

齐铁嘴:“……”  

就这样,齐铁嘴一路陪着张大佛爷把这顿饭做好,再一路陪着张大佛爷把这顿饭给吃完。齐铁嘴这时候又犯了另一个“不良”的习惯,就是喜欢给别人面子,不喜欢浪费。张启山亲自下厨,那手艺也的确上乘,齐铁嘴心想着怎么也不能浪费了吧,于是十分努力地尽量吃完了。

张启山果然十分满意,扫了一眼那几个空盘,又深深地凝视着齐铁嘴,含笑地说道:“看来,我做的菜,的确还挺合八爷口味?”

“合啊,当然合。佛爷做的菜,谁能说不合?”吃人嘴短,当然要顺口夸上一句。

“也好,一个人做多了也是浪费,以后若我下厨,你就过来吧。”

齐铁嘴:“……”

——果然不能随便拍马屁。

凡事有一就有二,这事儿开了个头,就很难停下来了。这段日子显然张启山有空的时间特别多,下厨的时间也特别多,导致齐铁嘴去他家的日子蹭饭也特别多。

这一来二去就显得他们俩跟朋友似的,关系日渐深厚了起来。

齐铁嘴从小遵照祖训,不强出头,不显山露水,和上司老板师长保持距离,没想到这一做法,在遇见张启山之后就统统被打破。

可话又说回来,既然齐铁嘴已经接受了张启山给他的职位,其他方面接受起来也就自然而然了。

而且齐铁嘴这个人有个好处,就是适应性特别强。比如在张启山的公寓,既然张启山让他随意点,他也就不再拘谨了。毕竟也跟张启山相处了有段时日,他知道张启山外表冷肃,其实内在还挺随和。于是,他也没太做客的拘束,把张启山的家全部打量了一遍。

他发现这公寓装修得十分简洁,但许多细节又是可圈可点,看得出,主人是一个十分讲究品味的人。室内摆件不多,但每一样都很特别,齐铁嘴忍不住就拿起来研究了一番,发现摆放着的,大多应该都是极有收藏价值的古董,而且绝无赝品。

果真是有钱人呐,再低调的装修,也盖不住奢华的本质。

这一天,齐铁嘴沉溺在古董之中好一阵,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张启山已做好了一桌子的菜,来喊他吃饭。坐在饭桌前,齐铁嘴觉得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说好的自己是来打下手的,这下弄的好像专程是蹭饭的了。于是又狠狠地夸了张启山一通,直到张启山听得不耐烦。

“闭嘴,吃饭。”

齐铁嘴赶紧吃了几口,把每一样都尝了一遍。

张启山做的都是家常菜,菜品虽然普通,但手艺确实不错,也不知道他这样一个富二代出身的总裁,是怎么学会这一手的。

“等你待在国外很多年,又不想吃西餐,自然也就会了。”

齐铁嘴简直怀疑,张启山有透视他心理活动的超能力。

张启山又问他,是不是对古董也有研究,刚才盯着他家那几样小物件,看得这么入神?齐铁嘴笑着说道,那几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居然都被说成了小物件,佛爷果然不是一般的壕啊!张启山却解释,那些是上一代留给他的,摆放着更多是情感上的纪念,其实他对那些东西并不太了解。

他看着齐铁嘴道:“看样子,八爷对古董也很有研究啊!”

齐铁嘴忙说不敢,神色里却流露出一些自信。张启山当然看出来了,吃完饭后,就让齐铁嘴充当解说员,把家里那些古董的历史还有价值统统讲解了一遍。

“想不到,八爷是个行家啊!”张启山夸他一句。

“不敢不敢,就是祖上算是跟这行有点关联,所以从小耳濡目染,算是知点皮毛。”

“哦,这倒是巧,”张启山笑了,“我祖上也与这行有点相关,不知你祖上做的事什么营生?”

问起这个,齐铁嘴就有点犹豫了。他祖上的营生吧,说实话还不太好说出口。明面儿上说是算命和风水先生,但实际上也干点地下摸金校尉的行当。因为祖上的特殊身份,建国以后他们家没少吃亏。而且这个毕竟也是不利后代的营生,所以那时候齐家祖辈除了定下他们齐家后人不能再做这一行之外,还让他们低调处事,安稳做人。

因为那点儿犹豫,所以齐铁嘴也就没有往深了说,只说是算命先生,平常也给别人看风水,因为这个风水啊,也和家里的家当摆设有关。所以他们祖上就对玉器古玩古董摆件之类的东西有点儿研究,齐铁嘴说自己学的真的只是皮毛,实物见得不多,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让张启山也别太当真了。

张启山嗯了一声,说如果你喜欢这个,到时候有机会带你多去看看就是了。齐铁嘴忙道了声谢,顺口又说,佛爷对我真是太关照了!

张启山伸出手来在他肩膀处拍了拍,突然凑近了一下,轻笑一声,说道:“知道我对你好就行!”

齐铁嘴刚想往后撤,张启山自己就走了,走前留下一句话:“桌子上那堆碗,赶紧去洗了!”

“知道了!您老就先去看电视吧,这有我呢。”

齐铁嘴迅速应了一声,应完以后又觉得哪里怪怪的。这样的相处,怎么看怎么有点儿眼熟啊?

对了,他妈吃完饭以后,每次也都是这样喊他爹,而刚才他回的那一句,也是他老爹经常对他妈说的。

哎哎,这顺口顺的呀!



评论(22)
热度(111)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