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AU]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八)

前文:(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齐八爷,恭喜恭喜啊!”


  “高升了可别忘记我们哟!”


  “记得请客啊!”


  ……


  齐铁嘴正想找人问自己桌子是怎么回事呢,一堆同事就围了上来,对他不住地道喜,个个脸上堆满了笑容,当然,其中也不乏掺着几分羡慕嫉妒恨的成分。


  一头雾水的齐铁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呢这是?我桌上东西呢?”


  同事还以为他在装蒜,坐他旁边平时关系还不错的小郑当即拍了一下他的后背,笑道:“老八,你就别装了。这事我们都知道了,你今天这是回来办手续的吗?”


  “手续,什么手续?”齐铁嘴还是一脸的发懵,“我刚旅游回来,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谁行行好,告诉我成不成?”


  齐铁嘴一脸认真,试图让他们明白自己真不是在演戏。同事们面面相觑,那小郑疑惑地问道:“怎么,你真不知道啊?都说你被调到总公司了,要去那边上班了啊!”


  “什么总公司?”就他待的这个小破公司,连个分部都没有,哪还有什么总公司啊?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表情就更惊讶了,一群人顿时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你不会连咱公司被张氏收购了还不知道吧?”


  “总公司现在当然是指张氏集团的总部了,据说去了那里,薪水起码翻几倍,福利更加不用说……”


  “我们都听说因为你奋不顾身救了尹小姐,让张总很赏识,所以才直接调你过去的啊,难道你自己不知道这事?”


  ……


  齐铁嘴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来话来。


  被张氏收购、把他直接调到总部……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不就消失了一个月么,怎么连工作都变掉了?!


  齐铁嘴冲进了陈建军的办公室。


  “咳,张总看上我们公司的发展潜质和在本行业的独特优势,所以愿意提供雄厚的财力支撑让我们今后可以更好地发展……”


  ——被收购就被收购了陈总您能别这么给自己脸上贴金吗?


  “那把我调过去又是怎么回事?”


  陈建军“呵呵”地笑了几声后,表示张启山十分赏识齐铁嘴,正好他身边也缺一个助理,所以在他的大力举荐下,就让齐铁嘴得到了这个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位子……


  齐铁嘴皱眉:“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陈建军脸色微变,"嘿嘿"笑了两声,做了一个"NO"的口型。齐铁嘴怒了,“老子不干了成不成?”


  陈建军笑眯眯表示:“成啊,如果你确保自己得罪了张氏还能找到下家的话。”


  齐铁嘴垮着脸走了出去。


  张氏集团是吧?龙潭虎穴也好、刀山火海也罢,老子先闯了再说。


  当齐铁嘴站在那幢一眼望不到顶的高楼面前时,来时那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气势顿时就矮了一截。之前他待的那间小破公司,跟人家相比,那真是太不够看的了。看着人来人往个个商界精英的模样,再看看自己,毫不讲究的T恤+牛仔裤,乱糟糟的头发,简直像是过来收废品的,再看看这门口的保安,那森严的门禁,齐铁嘴觉得,大概自己想走进去都麻烦吧。


  但他没想到,刚到门口,离得最近的保安就朝他走了过来。


  “齐特助早!”


  齐铁嘴吓了一大跳,左看右看,确定身边没人之后,用手指了指自已:“你在叫我?”


  “当然了!像齐特助这样相貌堂堂、气宇不凡的人物,我怎么可能认错呢?您终于来上班了?以后多多关照啊!”那保安一脸的热情。


  相貌堂堂、气宇不凡?你确定是在说我?


  齐铁嘴简直哭笑不得。


  他一路畅行无阻地走进了集团大楼,许多他完全没见过人的陌生人笑着跟他打招呼,一口一声地“齐特助”,喊得他整个人都跟梦游似的。最后在一个漂亮妹子的带领下,他总算来到了张启山的办公室。


  看到张启山那张习惯性皱着眉头的严肃脸,齐铁嘴终于找到了一点魂归故乡的感觉。


  “怎么样,病好得差不多了?”张启山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翻看他手上的那份文件。


  齐铁嘴“嗯”了一声,酝酿了一下道:“那个,张总,我这工作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陈总没跟你交待?”张启山仍然低着头,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


  “说是说过……可是,事先你们都没跟我商量过啊?”


  “哦?你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张启山终于抬起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齐铁嘴叹了一口气:“那个,张总,虽然我只是一个小职员,但对于这么大的工作调动,起码也有知情权和选择权吧?这两话不说就把我分派到贵公司,算是怎么回事呢?”


  张启山皱了下眉头,合上手头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扔。他看着齐铁嘴,好整以暇地说道:“我希望你能明白两件事:首先,这不是分派,而是提拔;其次,张氏已经收购了你原来的公司,所以你刚才口中所谓的贵公司,就是你自己的公司,我作为你公司最大的老板,提拔一下自己手下的员工,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简直半点问题都没有!


  但是,齐铁嘴偏偏不愿接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承蒙张总如此赏识,实在让我诚惶诚恐,可是,我也清楚自己的斤两,以前就只是一个混日子的小员工,实在担不起总经理助理这么大的职位。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张启山静静地看着他:“你不愿意?”


  “我有自知之明。没这么大本事,挑不起这么大担子。”齐铁嘴冷静地回视着张启山,不避不让。


  齐铁嘴已经做好了跟张启山嘴炮一番的准备,没想到张启山却突然笑了。“好吧,我张启山做事,向来喜欢你情我愿,绝不会勉强别人,是去是留,由你的便。但在这之前,先发挥一下你的所长,帮我办一件事再说。”


  齐铁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有点不相信张启山真会这么轻松就放过他,搞这么大的阵仗,难道只是请他来体验一把特助瘾的么?他接下来又要他做什么呢?


  只见张启山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照片,放到齐铁嘴的面前:“替我看看,这几个的面相如何?记得,看准些,不然的话……”


  听出对方话中的威胁之意,齐铁嘴连忙说自己明白。他心里猜测着,许是这才是张启山的重点,不如拿出看家本领替他把事给办了吧,调动工作就免了,大不了告诉他,以后算命观相一类的事,自己就算不在他手底下干活,也会替他去做,这样他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借口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齐铁嘴开始着对照片,分析起那些人的面相来:“……此人三停匀称,说明一生富贵不缺,但他眉峰之上,棱骨突起,可见一生虽寿数够长,但却有孤刑之象;他鼻高有节,说明为人自负、极难低头……”


  在齐铁嘴认真分析面相的时候,张启山却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目光之中流露出掩不住的赞赏之色。若是齐铁嘴此时抬起头看张启山的话,他或者会被张启山眼中的温柔而惊到。


  齐铁嘴把每个人都说了一遍之后,听到了张启山几下鼓掌的声音。


  “很好,果然不愧是齐大师!”


  齐铁嘴呼了一口气,终于抬起来头来,等着张启山道明原因。


  张启山说道:“这几个,都是我们张氏的老职工……这几天,我在整理公司的旧档案,所以把他们的资料都看了一遍……”


  ——所以呢?


  齐铁嘴还是不太明白。


  “你把他们的性格与命运,分析得一字不差!”张启山含笑地看着齐铁嘴,“你还敢说自己没本事?”


  齐铁嘴顿时无语。搞这么一出,难不成只是来考量他功夫的?


 齐铁嘴无奈道:“张总,我对命理相术的确挺感兴趣,平时也下过一番苦功钻研。但我刚才所说的,也不过只是拿书上那些生搬硬套罢了,若是行家,一看就明白了。与其说我猜的准,不如说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靠谱,我齐铁嘴还真不敢多邀功。再说了,我就这么点小伎俩,平常工作上,我就算牛皮吹得再响亮,也没办法把自己吹上天去。工作这些年了,业绩都摆在那,张总难道事先没有了解过?”


  张启山听后却是不以为然地一声轻笑,他用手指了指齐铁嘴:“你啊,真当我是那个容易忽悠的陈建军?你究竟有多大本事,真以为我不知道?”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齐铁嘴,一副“我早已把你看透”的架势。


  看着这样的张启山,齐铁嘴不免有些愣住了。

_______

佛爷表示自己是很认真地请齐铁嘴去当助理,而不是陪睡的呢——虽然早晚都一样~


评论(23)
热度(150)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