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AU]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七)

前文:(六) (五) (四) (三) (二)  (一)

傻白甜无脑狗血ooc……


————————————

   除了张启山外,齐铁嘴住院,还是有其它人过来探望的。这其中之一就是他的老板,公司的大BOSS,被尹新月打了请假电话过去的陈建军陈总。


  “小齐啊,听说你见义勇为、舍己为人,很替我们公司争光嘛!”平时老是一张棺材脸的老总,此时见了他,简直是和颜悦色、笑容可掬,带着一群的同事和一堆的礼品,对他进行亲切的“慰问”,齐铁嘴简直要受宠若惊了……


  因为这件事不能报警,所以他们想出的受伤理由就是,尹新月在偏僻的路上不幸遇到歹徒,齐铁嘴恰好经过,于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英勇地与歹徒进行搏斗,最后救下了尹新月,但是自己却受w伤了。因为尹新月是名人,不想声张此事,所以他们也就选择了低调处理。


  ——这故事编得还能更漏洞百出一点吗?


  齐铁嘴暗自吐槽,且不说以尹新月的身份,平时出门都是专车接送、保镖前呼后拥的,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不长眼的小歹徒敢上前对她怎么样,就说以齐铁嘴那打不过半只鹅的战斗力,面对带刀的歹徒,怎么看怎么只能是被撂倒的命啊!更何况,就算别人相信也就罢了,他的老板,平时猴精猴灵的一个人,怎么会可能会忘了之前尹新月还给他打过电话,替齐铁嘴请假呢!


  但老板就是老板,这陈总别说质疑,简直是装得深信不疑!


  齐铁嘴暗暗感慨,果然每个商人,都是演艺圈的好苗子啊!


  陈总慰问完了,又同齐铁嘴说,让他安心养伤,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不用这么着急来上班。


  齐铁嘴回想起平时请个假都恨不得把眼刀把他剥上一层皮的老板,不由得又是一阵感慨万千!


  陈总走后,张启山也回来了。他大手一挥,手底下几下人迅速动手,将床上的桌子摊开,一堆的菜肴摆了上去。齐铁嘴看得有些眼睛发直,像张启山这样的富贵人家,大概是专门请的厨师,这满满一桌子的菜,虽说大多以清淡为主,但每一样做得精致可口,看得人食指大动。


  “怎么,不合胃口?”张启山见齐铁嘴只是看着,却没动手,就问了一句。


  齐铁嘴连忙道:“哪能呢,简直是看呆了。我何德何能,让佛爷这样照顾?这让我心里……”


  “心里怎么样?”张启山轻笑道,“别废话了,吃吧。”说完,他自己也拿起来一双碗筷,一并吃了起来。


  齐铁嘴是真有点看不懂了。这人,好好的别墅大院不享受,非挤到这小破医院里,跟他一个病人一块吃饭,图什么呀?


  “图个清净!”


  张启山淡淡说了一句。


  齐铁嘴总觉得张启山这回答,真是够意味深长的。但他还想再问,却被张启山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肯定又是因为尹新月吧!齐铁嘴心里暗想,估计是因为待他这个受害人这里,也不怕对方找上门了。唉,有钱人的烦恼,真是让他搞不懂……


   不过,这张启山虽说图清净,但坐在病房里,看书也好、处理公事也罢,却时不时的要跟他说几句,就跟以前那样,非要他在旁边当个嗡嗡不休的调频电台,他若真安静了,马上又会被张启山撩起话头。


  “哎呀,这说半天了,口干舌燥的……”


  既然张启山说要“照顾”他,那他齐铁嘴自然也应该辜负对方的心意才对。起初的不安过后,齐铁嘴开始心安理得地享受起张启山的照顾来。


  张启山起身就要倒水,齐铁嘴却说想吃水果,于是张启山拿出一个苹果,洗了洗后,就开始坐在那里给他削皮。


  堂堂张氏集团的总裁,居然坐在这里,心甘情愿的替我削苹果皮!想起这点,即便自诩淡泊名利如齐铁嘴,也是忍不住心生一种得意的感觉。


  他朝着张启山看去,此时张启山并没有像往常一般西服革履的打扮,只穿着一件休闲款的白衬衫,领口松着两颗,整个人看上去既放松又惬意。他坐在床病边的椅子上,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低着头在那削苹果。此时阳光正好,暖暖地洒在他的身上,映得脸上皮肤白得发亮。他神情安静,目光专注而认真,手上的动作一丝不苟,这样的张启山,少了平时的冷峻,倒多了几分温和,让人莫名地心生一种柔和的亲近。


  齐铁嘴发现自己有点移不开视线。


  “在看什么?”张启山抬起头来问他,眼神中似有笑意。


  “呃……”齐铁嘴突然有些词穷,“那个,尹小姐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她能有什么危险?”


  “不是有人要陷害她么,这一计不计,再生一计的……”


  “你就这么关心她?”张启山脸色又沉了下来。


  “随便问问、随便问问……”一看张启山变了脸色,齐铁嘴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只见张启山站了起来,将削好的苹果一把塞进他的嘴里:“好好吃,别多话。”


  齐铁嘴:“……”


  齐铁嘴虽说交游不算广阔,但三五好友还是有的。老同学解九见他最近迟迟没消息,就主动联络上了他,来到了医院。


  在门口,他还跟正打算出门的张启山撞了个正着。解九眼神一敛,对张启山略一致意,然后装作坦然的样子走了进来。等对方离开后,解九忙对齐铁嘴说:“老八,这多日不见,你都跟这号人物搭上线了?”


  老八这个称呼,包括老九,都是他们几个在学生时代沿承下来的。齐铁嘴当初和解九一起参加过一个历史知识的竞赛,他是八号成员,解九是九号,没想到叫顺口了,这外号一直就陪着他们。工作后,就算是在公司里,齐铁嘴也常被同事叫老八,或者八爷。


  “你认识他?”齐铁嘴有点吃惊,毕竟张启山为人低调,见过他的人应该不多。


  “张启山嘛,张氏集团的当家人,我哪能不认识?”解九显然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他怎么会来你的病房?难不成,你这次受伤,跟他有关?”


  齐铁嘴叹了一口气道:“唉,一言难尽……”


  齐铁嘴把这事的经过源源本本地跟解九说了一遍,解九听完后笑道:“奇了怪了,他若只是想摆脱尹新月,多的是办法,缠着你作什么?要你是个女人,我还真怀疑他是看上你了……”


  “得得,你就别打趣我了,爷正烦着呢!”不知道为什么,解九这话,却是听他得莫名地一阵心慌。


  解九玩笑开了两句,见好就收。他正色道:“这有钱人啊,太复杂!我看你没有搞清楚情况,还是能避就避吧。对了,你刚才不是问我怎么知道他的吗?在一个酒会上,他跟你公司的老总在那相谈正欢,看样子像是关系不错。于是我就顺便打听了一下这人是谁……”


  张启山和陈建军的关系不错?齐铁嘴又是一咯愣,之前倒是完全没听说啊……知道他们有点头之交是一回事,可走得近又是另一回事了。


  齐铁嘴苦笑道:“不过就算他们这些大老板之间有交情,关我这种小喽喽什么事啊?我可是连中层还没混上呢……”


  “问题就在这儿,老八,他要接近你一个小喽喽干什么呢?就算在你网上多少算是个网红,可现在现实中的什么命理大师、什么老僧老道的多了去了,他非找上你干嘛呢?”


  面对解九的质疑,齐铁嘴无话可说,毕竟这是他自己一直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解九善解人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八啊,防人之心不可无,可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啊!”


  “卖了我能值几个钱?够得上人家一顿饭钱不?”齐铁嘴闷闷地应了一声。


  解九哈哈笑了,居然还安慰了他一下,让他不要妄自菲薄。


  齐铁嘴没几天就出院了,当天张启山有事忙着,派了张秘书来接他出院。张秘书对他的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客气得让他浑身都有些发毛,还说过两天佛爷就会来探望他,让他做好准备。


  ——准备你个鬼啊,当爷是等待皇帝宠幸的嫔妃呢?


  不过既然老板已经准了假的齐铁嘴,当然也没有敬职敬业到伤还没好全就赶去上班的份上。他回到家后就收拾了一下,火速地网上报了一个团,二话不说地,出门旅游了!


  张启山打过他电话,他随口说了一句去旅游就不多说了,那头张启山还想说什么,他就连忙接一句:“我们陈总好不容易许的假,我可不想浪费了啊!”张启山立即就沉默了,之后就再也没来“打扰”过他。


  他身体受伤,其实没什么力气游山玩水,几乎别人旅游,他就在房间里窝着。就这么也算一路跟着“游”了半个多月,回来后,躺在自家的大床上,他深深觉得,在外颠簸,真是比不上宅在家舒服啊!


  这假休得也够本了,身体也将养得差不多了,齐铁嘴收拾收拾,还是回去了公司上班。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办公桌竟被清扫一空。


  怎么回事?他这是,被开除了?!




评论(20)
热度(147)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