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AU]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六)

前文:(五) (四) (三) (二)  (一)

——————————————————————

  齐铁嘴这次受伤不轻,不过幸亏也都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及肺腑,所以虽然看上去比较凄惨,但是医院住几天也就好了。


  齐铁嘴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张启山。


  看那掩不住的黑眼圈,那样子,似乎是一直在旁边守着?

   

   齐铁嘴没有想到,这张大佛爷,居然表现得,对他像有那么一丝丝的关心?


  尹新月次日也过来了,她表现得有些激动,不断地解释那些人的行为根本不是出自她的授意。她后来去查过,发现有人用科技手段,伪装她的号码给保镖下指示,估计就是想陷害她……


  她还没说完呢,那边张启山就把她的话打断了,语气冰冷的表示,这些话不如留到法庭上对法官说吧,他们没有义务去核实她话中真假。尹新月一口气被噎住,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


  看到尹新月眼神中流露出的委屈,齐铁嘴连忙安慰了几句。他对张启山说:“我也相信这事不是尹小姐做的……”


  张启山瞪了他一眼:“她绑了你,你还替她说话?”


  齐铁嘴试图挤出一个笑容,却被嘴角处的淤伤痛地“嘶”了一声。他捂着嘴,含糊说道:“尹小姐对我挺客气的,她没对我怎么样,就请我过来聊聊天喝喝茶,我俩相处得挺好……”


  “没错,我可是一直把齐大师敬为上宾呢。”看到齐铁嘴替她说话,尹新月一下子找到了同盟似的,顺着齐铁嘴的话往下说,BALABALA说着他们这几天是如何“一见如故”的场景。


  张启山的脸更黑了,浑身“嗖嗖”地冒着寒气。


  算命这个行当里,“察颜”与“观色”算是基本功,这边尹新月还没反应过来,齐铁嘴是立马就觉察了。他虽说在没谈过恋爱,在感情上经验有限,但对于男人的占有欲还是明白的。他看到张启山黑了脸,立即反应过来,心想就算这尹新月是张启山主动掰的,但无论如何,他应该也不乐意看到自己的前女友跟另一个男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吧。


  于是齐铁嘴忙在一边补充:“……张总,尹小姐跟我聊天,可是三句不离您啊!”


  尹新月偷偷给了齐铁嘴一个赞赏的眼神,面对张启山时又露出羞涩一笑。齐铁嘴也对她回了一个“放心吧,我会劝佛爷”的眼神。


  一旁的张启山突然站起来,二话不说,走了!


  尹新月连忙追了上去。


  难道我又说话错了?齐铁嘴不解。


  这佛爷的脸真是三月的天,说变就变啊!齐铁嘴内心叹息。不过看到这两人走了,他倒是舒了一口气。想起刚才尹新月说的,可能是有人趁机想害她,齐铁嘴不禁就有些后背发凉。果然他们这些人的世界,是他一个单纯的老小百姓所无法想象的。君子明哲保身、不立危墙之下,还是离他们远一些吧……


  打定了主意之后,齐铁嘴在床上又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张启山又坐在他的床头,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佛爷,你怎么来了?”齐铁嘴有些惊讶,他以为早上张启山来过一趟后,今天应该不会再出现了,更何况,方才还和尹新月一道出去……


  张启山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怎么,很失望看到的是我?”


  “哪能呢,看到佛爷您,我是高兴都连不及啊!我这条小命,还不是你给捡回来的吗?我是想着,你都累了一天一夜了,应该回去休息一下,在这里陪着我,我多过意不去啊!”救他是真,对他也好是真,齐铁嘴这些恭维话,倒并非不是出自真心,见张启山的表情稍稍好了一些,他连忙又问:“我一直没来及得问,你昨天救我的时候,身上可有受伤了?去医生那里检查过没有?那些人保镖都是练家子,不是容易对付的,你一个人……呃……”


  齐铁嘴突然说不出来话来了,因为在他喋喋不休的时候,张启山不知为何突然站了起来,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伸出二指,按在他的嘴上。


  这动作……


  他看到张启山坐在床边,近距离看着自己,那眼神幽深如井,看得他头皮一阵发麻,连忙闭上嘴,一句都不敢再多说。张启山又将头低了一低,离他更些了一些,几乎是凑到了他的耳边说话:“胆子肥啊,尹新月的车你也敢上,活腻了,嗯?”


  “哎哎,这真不是我愿意的啊,被逼无奈,绝对是被逼无奈!”齐铁嘴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可惜后面就是床板,他根本是退无可退。


  “哦,不是说相处得十分融洽吗,这也是被逼无奈?”


  “佛爷你千万别误会,我跟尹小姐真的没什么!”齐铁嘴连忙澄清自己,“她不就是为了你才绑的我吗,我们的聊天内容可都是围着你打转啊,尹小姐对你的真心一片可表……”


  “说我,都说我什么?”


  齐铁嘴连忙把他们聊天的内容说了一些出来,但没多久立即又被张启山打断。张启山用手指轻轻蹭了一下他嘴角淤青的部位,轻声道:“都伤成这样了,还说个不停……”


  ——那不是你让说的嘛!齐铁嘴心里吐槽,简直无语问天。


  张启山好像蹭上了瘾,在齐铁嘴的唇边不住摸来摸去,因为动作太轻,倒是没感觉到疼,但这样的动作,几乎让齐铁嘴整个人都不好了。被张启山那样盯着,手还在脸上轻轻蹭动,齐铁嘴觉得自己都快无法呼吸。他晃了一下头,试图躲开那手指的动作,嘴上讨饶:“佛爷,饶了我吧,别再捉弄我了。”


  张启山倒是见好就收,笑了两声,留下一句“以后记得离尹新月远点”后,就坐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上。


  张启山告诉齐铁嘴,还好自已提前从海南回来,发现他的的手机居然在尹新月的手上才觉察出不对劲,这么巧地把他救下了,不然的话,后果难料。他让他离尹新月远点是好意,毕竟尹新月的家族背景不简单,树大招风,暗中伺机而动的敌人不知多少。


  齐铁嘴人不傻,听得出张启山肯定有所隐瞒。哪有这么巧,他就刚才提前回来,刚才就想跟自己联系呢?难不成,他一直派人监视着……齐铁嘴不敢再细想下去。


  张启山跟齐铁嘴商量,这事暂时不必惊动警方,找个理由,掩遮过去。至于究竟谁在背后搞鬼,他一定会好好地查清楚。 


  齐铁嘴对这个处理结果倒没什么意见,毕竟他也相信尹新月一个漂亮大小姐,不会做出这种事,更何况,若是报了警,他恐怕又要被搅到更深的浑水里,他才不想惹这麻烦呢。只要他们能放过他,别再没事就把他一个无辜人士牵扯进来,他就阿弥陀佛了。


  但显然,张大佛爷并不是一尊容易请走的大佛。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每天都能看到张启山那张严肃而英俊的脸。


  “张总,张大佛爷,那个,您日理万机,真的不用在这陪着我啊……”


  “连累齐大师受伤,应该的!”


   "呃,真的不必,你都救了我,咱俩也早清了……"


  “张某这是打扰到齐大师了?”


  “没有没有,哪能呢!”


  “那就不必客气了……”


  现在的大BOSS都是这么闲的吗?齐铁嘴不能理解啊!


  他有一种直觉,他跟张启山这回,真的是要牵扯不清了……


评论(14)
热度(167)
  1. 头壳子呆毛不动石不转 转载了此文字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