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AU]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五)

  前文:(四) (三) (二)  (一)

——————

      当齐铁嘴的眼罩被扯开的时候,他看到一间装潢豪华的客厅,以及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美丽动人又有几分眼熟的女主人。


  这是,尹新月?!


  对于这场风波中的女主角,他曾认真看过照片、分析过面相的人,他齐铁嘴当然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只不过,他看到的照片上的尹新月,每一张无不是笑靥如花,像此时这般冷若冰霜的,倒是十分陌生。他愣了一下,瞬间就明白了。


  果然——


  “算命的,废话我们就不多说了。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我找你来,就两个要求,一,把我和张启山那些八字不合的批语全给撤了;二,你去公开发条微博,说之前是你算错了,我和张启山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八字般配得不得了……至于钱嘛,随便你开!”尹新月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居然有几分霸道总裁的气势。


  这大小姐啊……


  齐铁嘴心里暗暗叫苦,这一个两个的,真把他的话当金玉良言了不成?你们谈不谈得成恋爱,哪是我一个算命先生说了算的呀? 


  他当然不想卷进他们俩这破事里头,可他也不敢随便答应尹新月的请求,毕竟张启山的意思他现在一清二楚,若是坏了张大佛爷的算盘,他回去也没有好果子吃啊?唉,真是往前是阴霾,往后是山隘,想逃也逃不开啊……


  齐铁嘴对尹新月客客气气地解释了一下,说那条微博自己已经删掉了,就算自己改口也没什么用啊,他又不是张启山的什么心腹;他就一网上糊弄糊弄的,跟大师不沾边,让尹新月不要相信封建迷信云云。总之他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对改口一事不答应。


  尹新月当然听得出他的敷衍,立即冷哼一声,带着几分威胁说,既然你不喝敬酒,那我就只能端罚酒了……齐铁嘴忙道:“尹小姐,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就算你是千金小姐又是大明星,但是也不能做违法的事啊……”


  “谁说我要做违法的事了?”尹新月甜甜一笑,“我这不是仰慕您的才学,想留您在这里在这里多住几天,多聊一阵,让我学习学习嘛!”


  “哎哎,这个……”齐铁嘴本想说,你这是绑架,这是非法拘禁啊!但最终齐铁嘴还是委婉地笑了笑,解释道:“那个,尹小姐啊,我明天还得上班呢,咱们以后再聊行吗?”


  “上班怕什么?你那公司的老班叫陈建军对吗?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替你请假!”


  齐铁嘴:“……”


  ——我错了,我眼拙。你们哪里不般配了,简直般配得要命啊!都是二话不说就绑人,二话不说就替人请假的主!


  那头尹新月还真替他把假给请了,说话时那气指颐使的样,可想而知电话里头他那老板对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罢了,自己的BOSS都不敢得罪的人,哪是他这样的小员工可以抗衡的?不上班就不上班,别墅里住着呗,谅你也不敢真对爷怎么样!毕竟这是法治社会不是?


  想通了以后,齐铁嘴干脆也不纠结了,由着尹新月想干嘛就干嘛,就当真是被她请上门来“客人”算了。尹新月看那态度转变得这么快,心里也有点啧啧称奇。不过她是打定主意了的,自然也不会轻易放齐铁嘴离开。


  就这样,齐铁嘴被尹新月的保镖们看守着,“拘禁”在了尹新月的别墅里。尹新月虽说关着他,但也确实没怎么虐待他,好吃好喝地招待着,除了不能使用任何通信工具外,对于齐铁嘴的其它要求倒也一应满足,齐铁嘴静下心看了好几天的书,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


  至于尹新月,还真跟她自己说的那样,时不时就过来找齐铁嘴聊天。从尹新月的嘴里,齐铁嘴知道了尹新月与张启山的过往。


  原来,他们尹张两家是世交,生意上也有合作,他们小时候就见过面,算半个青梅竹马。只不过张启山很小就出国留学,所以后来相处不多。之后他们再见面时,父母辈也有意搓合他们在一起。尹新月原本是十分抗拒这种“相亲”式恋爱的,但是没有想到,看到长大后的张启山,她一下子就沦陷了……


  在她的嘴里,张启山应该是对她有意思的,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迷信,硬是相信什么八卦命理;就因为像齐铁嘴这样的神棍随口说了几句他们不适合在一起的话,居然就真的对她避而不见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啊!说到激动处,尹新月眼睛都红了一圈。


  作为男人,齐铁嘴多少也是怜香惜玉的,于是就安慰了她几句。就这样,两个人居然有点聊上了瘾,竟莫名地相处融洽了起来。有一回说得兴起,齐铁嘴干脆就把话挑明了:张启山这样的人,怎么真的仅凭旁人三言两语就改变主意呢,尹小姐你是聪明人,怎么就看不出他只是借口而已啊?


  当时尹新月喝了几杯酒,整个人也有点恍惚,听完齐铁嘴的话后顿时有些怔住。半晌,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何尝不明白……可我就不想让他有任何借口!我有那么差吗,他要不惜违背父母的意愿也还不肯跟我在一起?”


  齐铁嘴平时伶牙俐齿,这回还真不知道怎么劝人。想了想,他还是从自己的专业出发,认真替尹新月分析了一下她和张启山的面相:“……真的,我不骗你。尹小姐,他不适合你,你们就算在一起,也不会太长久的。他这个人吧,就跟我那时微博上说的那样,夫星独坐,命中无妻啊……


  尹新月对此却是半点也听不进去,梗着脖子道:“我才不信这些,就算……就算真的是这样,我也想要跟他在一起……呜呜呜呜……”


  齐铁嘴万万没想到,尹新月居然激动到哭了出来。他简直要为这个女子的痴情所折服了,心里暗骂张启山这样的高富帅误人啊,没事长这么有型这么出类拔瘁作什么?像他这样的普通男人,对天底下的女人而言,是多么安全的存在!……


  这晚过去以后,许是尹新月对自己的失态感到不太好意思,于是隔天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齐铁嘴的面前。正当齐铁嘴以为,这事差不多要告一段落的时候,事情又有了一百八十遍的大转变!


  他居然又被绑了起来!


  这回是在别墅里头,一下子新来了好几个保镖,他感觉这几个人似乎跟他之前看到的保镖,有一些眼生。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几个保镖就把他捆了起来,然后绑到了地下室。


  那几个保镖动作十分粗暴,将他带到地下室后就狠狠地拳打脚踢起来。他第一次挨打,整个人都懵了。那几个人,一边口中说着什么“让你得罪小姐”、“这就是你应有的下场”一类,一边完全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对他各种殴打。


  他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都快碎了,那些人下手完全不分轻重。听那些人话里的意思,这事是尹新月指使的,可他不敢相信,前几天还对他客客气气的尹新月,怎么会突然间就翻脸无情,对他下这般毒手?他实在不明白,但也没有时间让他想明白,因为在长时间的施暴中,他最终昏迷了过去……


  等他醒来,他发现自己双手被高高吊起,就这么用粗绳吊挂在地下室的天花板上。这个姿势很累人,他觉得自己双手马上就要废了,而浑身上下也痛得不行。他大声呼救,却完全无人理会。就在这样的绝望之中,他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他是被门外的喧嚷声吵醒的。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打架的声音,桌椅摆设被砸碎的声音,还有一个人焦急呼唤他的声音……他听出来了,那个声音,是张启山的。


  ——数日不见但他却每天都会想起的张启山,张大佛爷!


  从后来张秘书的描述里,他知道了当时张启山是如何英勇地以一敌十,单枪匹马闯入重围,像个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将邪恶保镖们一一打败;之后又是如何抱着他,飞快地开车带他去往医院,将他救下。


  而当时的他,意识模糊,脑子昏昏沉沉,只有对那个有力的怀抱最为记忆深刻。


  那样紧拥的姿态,和那样焦急的声音,不知为何,竟令他有种久违的熟悉之感。


  ------------------------

既然大家都说要让八八被吊,作者也好让八八被吊了一回。

作者是善良的,爱八八的,大家不要殴打……

评论(23)
热度(141)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