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AU]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四)

  前文:  (三) (二)  (一)

     看这突如其来的热度,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架势,齐铁嘴差点以为自己是导致张尹二人分手的第三者了。


  ——乖乖,他不就是多嘴说了一句而已吗?这天降横祸的……


  不过,等齐铁嘴把这事从头到尾了解了一遍后,发现情况倒没他想象得那么糟糕。


  先是“路社透”“不确切消息”称(齐铁嘴相信这消息就是张启山故意透露出去的),张启山因听信命理师之言,跟尹新月发展了一半的暧昧关系就此结束。虽然这消息当事人都在公开场合没说什么,但尹新月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心情抑郁的微博,接着又迅速删除。此事在外界看来,就是坐实了恋情的失败。


  尹新月虽说只算半个娱乐圈人物,可是粉丝却不比当红小花旦来得少,一时间,粉丝心疼不已。张启山被骂渣男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但人不开微博,一腔怒火无处宣泄,于是齐铁嘴就成了炮灰。


  齐铁嘴被狠骂了几天后,本来这事也就过去了。毕竟谁都能看明白,里头定是另有玄机,倒没几个真傻到把他当什么罪魁祸首。只不过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V,借着这事为由头,盘点了一下那些名人的迷信史,令得此事的余震不绝,一时间关于命理玄学的讨论上了热门。包括齐铁嘴在内的网上几个有存在感的命理师的号,都被人在论坛上开帖八卦评论了一番。


  那些网友翻出齐铁嘴的旧微博,发现他早些年里点评的几个明星,居然有不少事都得以了验证,又有小道消息称,这段时间张启山曾约过的命理大师,极有可能就是他,于是令人雾里看花的小道消息加在一起,免不得让他的声誉又上升了好几番。之前他算是小网红,不过知名度在同类的微博号里算不得顶拔尖,但这事这么一闹,结果反倒令他一夜之间粉丝量爆涨。虽然之前有点得罪了尹新月的粉丝,但因祸得福,之后吸的粉里,不少是真冲着他算命看相来的,即便是路人粉,那也是看得见的涨粉啊。


  不过对于这样莫名其妙的“红”,他齐铁嘴才不想领张启山的情呢!把爷当枪使,爷不干了!


  这段时间张启山对齐铁嘴客客气气的,倒让他胆子也肥了起来。他先是把点评张启山相貌的那条微博给删了,然后又发了几条新微博,感谢了一下新涨的粉丝,称为了回馈粉丝的厚爱,所以推一期教女粉丝识别坏男人面相的微博云云,紧接着就连发好几条,什么“唇薄的男人太薄情”,“眉粗的男人性子燥”,“奸门有纹桃花旺”……然后每个部位都配了几张图。虽说那些图跟张启山没半毛钱关系,但那几个面相特点倒是跟张启山囫囵着都能对上。


  齐铁嘴发完那几张微博后觉得小小地出了口气。其实在相术里,讲求的是整体,所谓“相不独论”,所以五官里张启山虽有一些搭边,但整体上张启山的面相正如他之前所言,绝非一个坏男人,只不过姻缘那块有所欠缺而已。他也觉得这举动有些幼稚,但能怎么着呢,他脾气再温和,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不是?


  张启山阴魂不散,一下班张秘书就开着车,接他到了一家高档餐厅。


  坐在高楼顶上,临窗的好位子,张启山请他享用精致大餐。张启山吃饭的姿势很是优雅,那拿刀叉的手势标准得不得了,举手抬足间既高贵大方又气定神闲,加之人长得也是一表人材,简直看他用餐就是一种享受了。不过齐铁嘴可没什么享受的心情,作为一最普通不过的小白领,平时根本舍不得出血吃这种豪华大餐,刀叉拿在手上,怎么用怎么别扭,再加上一想到张启山……


  “怎么了,今天话这么少?”张启山似乎也发现了齐铁嘴的不对劲,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吃不惯这么高档的东西,你知道的,像我这样中国小老百姓,一般都是吃的中餐,拿的是筷子……”齐铁嘴“嘿嘿”笑了两声。


  张启山饶有兴味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看得有点漫长,长得齐铁嘴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他才转开视线。接着,他按了下铃,训练有素的服务员立即走了上来,问他需要点什么。张启山示意了下齐铁嘴的方向:“给这位先生拿一双筷子!”


  “好的,请稍等。”


  齐铁嘴:“……”


  在张启山的目光注视下,齐铁嘴大大方方地用筷子塞了一块切好的肉到了自己的嘴里。吃就吃,绝不辜负您的好意,呵!


  齐铁嘴擦擦嘴:“佛爷喜欢吃饭有人陪着你说话呢?”


  张启山低着头,淡淡回了一句:“食不言寝不语。”齐铁嘴差点没被噎死:那你还要老子说个不停干什么?


  张启山似乎听到了他的腹诽,抬起头来,又加了一句:“可聆听齐大师的金玉良言,却是一种享受,自然是随时随地都希望听到的。”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不敢当不敢当!”


  齐铁嘴一边客气一边心里骂:啊呸,当我是广播调频就广播调频呗,还说得这么好听?我真是日了你的仙人板板哟!


  饭吃到尾声,那张秘书不知几时又出现了,手上还拎了一个大旅行袋,对着张启山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张启山“嗯”了一声,对着齐铁嘴问道:“我下周想去一趟海南,想请齐大师也一同随行,不知可否?”


  什么,海南?这又是哪一出啊?


  就算是演戏给尹新月看的,这么多天的,也该够了吧?难道,他还有别的什么主意?


  张启山又补充一句:“至于顾问费,一切好说。”


  齐铁嘴脑子里瞬间闪过许多念头,说实话,他并没有什么掐指一算尽知天机的神通,不过能用现存的命理知识懂些观人相术之法而已。不说玄不玄学,一条基本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反常即为妖,贪求即是祸,天上没有掉陷饼的好事儿。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公司工作也忙,平时请个假很不容易,怕是要让佛爷失望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张启山似乎早有所料,“你们的老板叫陈建军是吧?我给他打一个电话就行。”说完,也不管齐铁嘴还有什么借口,作了个手势,就让张秘书去翻电话。


  齐铁嘴慢慢收敛了表情,他按住了张启山接电话的手,认真地看着他道:“佛爷,真对不住,这个活,我不能接。”


  张启山挑了挑眉。


  一旁张秘书走上前,“齐大师,真不再考虑下,我们佛爷给的顾问费……”


  “嘿,我不过就是个半桶水,在网上胡诌几句博个关注度的,哪有什么大本事啊?佛爷您一个大总裁,想找什么样的行家没有,就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齐铁嘴礼貌地笑了一下,“虽然工作的地方也就一个小公司,我也就一个小职员,跟您大总裁的事业肯定没法比,但我还是热爱自己本职工作的。感谢这段时间的关照,先走一步。”齐铁嘴抱一抱拳,抬腿就要离开。


  张秘书伸出手来试图拦住他,张启山盯着他看了一会,齐铁嘴也不多说,静静回视。张启山脸色沉了下去,但终归没有多说什么,示意了一下张秘书,放他走了。


  自这次不欢而散以后,也不知道张启山是否真的去了海南,总之再也没人来找过他,他也恢复了过去的平静。


  不过人最怕就是习惯,这阵子天天看到张启山,每段空闲时间都被占着,突然一切都消失,竟然有点不太适应。心里像是有一个地方空落落的,每天下班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朝着那车子常停的方向看去,似在莫名地期待着什么。


  他也无法避免地会时常回忆想这段时间张启山带他去的那些地方,说过的那些话。齐铁嘴觉得,有时候做人真跟做梦差不多,来时如雾如电,去时无痕无迹。


  几天后,当他再次被推进一辆商务车时,竟有种旧梦重温的亲切;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一上车,他的手脚就被人用绳子迅速绑了起来,刚想喊,嘴巴就被人贴上了黑胶布。


  那粗暴凶狠的手段,绝对不是张启山派来的人。


  他这是,真的被人绑架了?


评论(23)
热度(166)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