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八现代AU]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二)

 

前文:听说你断言我命中无妻?(一)


       齐铁嘴一看来人立即就愣了。


  这面相、这五官,不就是让自己最近红了一把的张启山张大总裁吗?原来,自己被“请”到这里,不是得罪了哪位老大,而是得罪了这尊“大佛爷”啊!不对,看这冰冷的表情、凌厉的眼神、霸总的气势,说不准啊,要比得罪黑社会老大还要来得可怕!但齐铁嘴此时又难免职业病发作,多看了张启山两眼,心道:看他这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唇红齿白,眼神清朗的模样,以相面之术观之,怎么看都不是穷凶极恶之辈啊,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吧?


  张启山在沙发上坐好,一旁的秘书连忙把茶给他端上。张启山见齐铁嘴愣愣地看着自己,面色忽阴忽晴,傻乎乎的样子,就冷哼了一声。


  秘书推了一下齐铁嘴:佛爷问你话呢,傻了吗?


  这清秀男秘书的手劲儿还挺大,就这么一拍,齐铁嘴一个没留神,重点不稳一下子朝沙发上跌了过去。眼见着就要扑向那闲坐着喝茶的张大佛爷,那秘书眼明手快,把齐铁嘴的后领一拉,才总算让他没当场出丑。


  那张大佛爷果然不愧是商界精英、人中龙凤,面对刚才的突发状况,整个人纹丝不动,惬意地喝了口茶,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他就这么闲闲地说了一句:“齐大师,悠着点,一个大男人,别着急投怀送抱。”


  “你……我……”齐铁嘴顿时面红耳赤,他在网上号称铁嘴神断,这会儿被噎得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当然,这也不说他真的说不出话,要换作普通人,他肯定能花样十八句地把对方骂回去。可眼前这人——


  他得罪不起啊!


  怂就怂吧。


  齐铁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那个,张总,张大佛爷,我在微博上胡说八道的,您可千万别当真。”


  “胡说八道?我看他们都夸你是铁齿神断啊,齐大师谦虚了。”这张启山说话的调子简直像猫捉老鼠,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看得齐铁嘴心里直渗得慌。


  “哪里哪里,哪有什么铁齿神断啊,不就胡诌几句搏个关注度吗?这种封建迷信的事儿,我就姑妄言之,大家也就姑妄听之,当不得真、当不得真的!”齐铁嘴直摆手。


  张启山又冷哼一声,说:“齐大师胡诌的这几句,效果可真是不错啊,竟让张某有幸上了次热门榜,还得多谢谢齐大师了。你是怎么说来着,说我这辈子婚姻不利,没有姻缘?”


  “呃……您相貌堂堂、英俊潇洒,怎么可能没姻缘呢?那是想有什么姻缘就有什么姻缘啊,是我眼拙、眼拙!学艺不精,胡说八道的,放心,我回去就把微博全删了!”齐铁嘴看他这架势,是不把他损上几句不罢休了,干嘛就一边陪笑,一边等这位大佛爷气消了放他走就好。


  “谁说你算得不准了,我看是准得很呐!”没想到这张大佛爷却完全不按齐铁嘴的常理出牌,“张某年近三十尚未娶妻,不就跟你说得一模一样吗?齐大师你误会了,我没别意思,就是仰慕齐大师,想和齐大师探讨探讨这命理玄学这门高深学问,还想再请大师指点一二呢。齐大师,这现场真人看相,绝对比只看张照片要准得多吧?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张秘书,给齐大师上茶。”


  哈?!


  齐铁嘴又愣了。


  这探讨命理玄学唱的又是哪一出啊?


  对于张启山的话,齐铁嘴当然是一个字都不相信。更何况,他借口尿遁缩在卫生间的时候,那位张秘书还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看像一个死人似的对他说了一句:“主动追求我们张大佛爷的女人都可以绕长城三圈了,别人开的是桃花,我家佛爷可是承包桃花林的男人。上一个敢得罪我们大佛爷的人,我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齐大师,您还真是敢说啊!”说完,还对他竖了个拇指,一付“你自求多福”的表情,把齐铁嘴听得寒气从脚底直往上窜。


  所以齐铁嘴在张启山家那几个钟头,待得是如何战战兢兢就不用说了。生怕眼前这人一不小心就突然翻脸,派人套个麻袋把他往后山沟沟里头扔。


  不过齐铁嘴没有想到,这张启山说是跟他喝茶聊命理,还就真的只是跟他喝茶聊命理。只不过大半的时间,是张启山一边喝茶一边翻报纸,让齐铁嘴在一旁说命理,顶多偶尔接一两句。齐铁嘴哪敢再给他看什么相啊,于是天南地北,西拉西扯地找话题来说,不过张启山似乎也根本不在意他的说是什么。


  齐铁嘴感觉自己就像是个他随手打开的广播调频,只是想听个响而已,有几句真过了他的耳朵,还真不好说。但一旦自己停下来了,张启山就会突然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他,眼神中示意“说啊,怎么不继续往下说”的架势,让齐铁嘴说得口干舌躁了也不敢停。


  就这样“折磨”了齐铁嘴将近三个小时,张启山总算同意放他走了。


    还没来得及高兴呢,那张启山看得他,又一脸似笑非笑地说:“听齐大师一席话,简直胜读十年书啊!齐大师,明日若有空,咱们继续聊。”


  还没等齐铁嘴开口说拒绝呢,张启山就自说自划地吩咐下去了:“张秘书,明天记得接齐大师过来。”


  “是!”


  喂,我还没答应呢!


  齐铁嘴半张着嘴,眨巴眨巴了眼睛,整个人敢怒而不敢言。


  “你不会不愿意吧,齐大师?”张启山还笑眯眯地握了一下他的手,假装一脸的温润亲和。


  齐铁嘴觉得,这一时半会,这人是真不打算放过自己了。


  前途简直一片灰暗……


  就这样,接下来的几天里,齐铁嘴只要一下班,就有张启山派来的车接他上门。也不是每次都去张启山家的别墅窝着,有时候张启山带他去看楼盘,让他从风水的角度给点建议,有时候带他去谈生意,回来问他合作者的面相如何,甚至有时候还带他去打球,说是让他陪他运动运动……


  齐铁嘴像是多了一项兼职,每天回到家,都几乎累瘫在床上,可把齐铁嘴这本来一回到家就开电脑的单身宅男折腾得够呛。感觉这短短几天的时光,比自己那几年过得都要充实。


  齐铁嘴从前听说过,有钱人会有找人伴读啊伴游啊之类的,所以他这是伴算命的?


  有钱人的心思,还真是难以捉摸。  


 


评论(22)
热度(192)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