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颗人头的奇幻冒险(三)

  三


  谢偃想不明白,砺婴究竟什么时候竟控制了沈曦,但他知道,这件事很危险,十分危险,他必须要告诉沈夜。只可惜,他此时似乎自身也难保。


  砺婴制住了谢偃之后,就像发现了一个新玩具一样,用沈曦的身体,“开心”地提溜着他的头,一蹦一跳地来到了矩木旁边,打算将他的脑袋研究个通透。


  砺婴平时以吸食人的七情为生,但谢偃是一具偃甲人,砺婴无法探测到他的情绪。砺婴又想方设法地诱他说话,谢偃却毫不理会,砺婴本想直接进入他的脑袋之中窥探一番,不想此时,照管沈曦的下人发现沈曦不见,开始四下寻觅起来。


  流月城里大部分动向都瞒不过砺婴的耳目,他听到声音后,暂时停止了人头研究活动,把谢偃朝上一甩,扔在了矩木顶上,接着分离出一缕魔气,将沈曦送出禁地。


  时不可失、机不再来!装死的谢偃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嗖”地一声窜起,飞旋着脑袋就要逃跑。“呵呵呵呵呵呵想跑!”随着一长串的呵呵声传来,团团黑气将谢偃包围,眼见前方道路不通,谢偃连忙后转,朝着矩木深处飞去。


  ——矩木深处存有神农神血,进去九死一生,但这样也好过,让砺婴发现他冥思盒中的秘密!抱着这样的死志,谢偃以发辫画诀,最后使出一道灵力暂时打退穷追不舍的魔气,接着加快速度,朝着矩木核心猛冲了进去。


  当无边黑暗袭来的时候,谢偃觉得自己这回真的要死了。


  不过,他并不知道,自从取了“谢衣”这个名字以后,他就被点上了“可以多次不死”的幸运值。


  当谢偃再度听到脑袋中“滋滋滋”“卡卡卡”的故障声时,谢偃知道,自己又一次“活”了过来。


  他并没有打开自己的六识,尚不知身处何方,事实上,此时他也根本无法睁开眼睛,因为他脑中的一切,都被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包围起来了。冥思盒内的故障声迅疾地都快奏成了一曲阵前急行军,整个脑壳几乎都要被炸裂了。


  可怕,十分可怕,这究竟是什么?


  他这股飘荡的灵识在紧紧地箍锁在冥思盒内,完全无法动弹,与那股无处不在的巨大力量,他仅仅只能算是萤火之光。这股力量与沈夜曾钻入冥思盒的灵力相比,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但又完全不同。沈夜身上毕竟是人为修炼过的灵力,但这股力量不同,它更是像天生天长的原始之力,无所探究,无处不在,令人生怖。


  灵体感觉不到疼痛,但仍知畏惧,谢偃恢复意识后就被这样强大的力量压迫得几近神魂俱裂——如果他有魂的话。最令谢偃恐惧的是,这股力量除了将他赖以生存的整颗偃人头包围了之外,也正吞没着他的灵识……


  他的灵力,正被那股力量一点点的吞噬!


  难道是砺婴在吞食他的灵力?


  谢偃刚闪过这样的想法,转眼又再度昏迷了过去。


  第三次苏醒时,谢偃听了一阵尖利的哭声。


  这声音凄厉得要命,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谢偃在下界上百年,只有一次在火场中生生烧死的人口中听过这样的声音。极致的疼痛与极致的恐惧才能造成这样的声音,透出无比的惨烈与绝望。


  谢偃缓了片刻后就反应了过来:这声音来自于外界,不可能出于自己的脑袋,他的六识是几时打开的?


  不过,外头又是何人在这般哭泣?


  谢偃来不及细想就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片血红之色。待适应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个发着红色幽光的封闭空间内,除了那令人生怖的红色微光外,四下里一片漆黑。可他不知为何,此时不必以法力,似乎就拥有了夜视的能力。他发现自己像是被挂在某一个高处,低头看去,发现那地上正躺着两个人,从身形看,似乎都是孩子。那两个孩子的身上,都笼罩着红色的幽光,竟如同一团真气织成的烈火,围着他们熊熊燃烧。


  "小曦……小曦,你怎么样?啊,好痛,啊啊啊……"


  地上那个稍大一点的男童,不,应该是少年,一边抱头痛呼,一边又试图扭身去看身侧之人的情况。可是他被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压迫着,连打滚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发出阵阵惨呼,甚至于连扭个头都做不到。


  这个人……


  少年的身形打扮让谢偃没由来地心头一颤,而当他看到少年身边的女孩时,那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


  少年的模样他或许无法确定,但那女孩却是再清楚不过,那是沈曦,那个自从被送入矩术核心后,就再也未能长大的妹妹,沈曦!


  到了此时,他总算反应了起来,方才,他冲进了矩木核心。如果他还没有出去的话,那么这里就是矩木核心无疑。沈曦为什么也会在这里?是被砺婴扔进来了吗?可这奇怪的少年,又是怎么进来的?他到底是谁?


  “放我们出去啊……好痛……父亲……你放小曦出去……啊啊……”


  少年仍在凄厉地哭叫,他似乎也快承受不住那强力的压迫。可他口中,却不住地喊着,让自己的父亲放沈曦出去。他竟然认识沈曦?从谢衣留给他的流月城记忆中,谢偃知道,沈曦自生病后就被沈夜养在房间,由几名女祭司和华月照看,几乎从不出门,更不用说有什么小伙伴。那这少年,又是何以认得她?


  此时此景,让谢偃的心底,突然产生了一个十分荒谬的猜测。


  少年抱住头,谢偃看不清他面目。谢偃想飞下去,看看这个少年到底是谁,可等他想动一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似乎也正发生着异乎寻常的变化。他动弹不得,冥思盒中除了自己的灵识外,竟充斥着一股至为强大的力量。但这股力量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对他造成强烈的压迫,相反,倒像是正在与自已的灵识进行某种融合。他能感觉得到,自己脑袋中的部件全都在这股力量的荡涤冲击之下产生某种异化,而他居然完全无法控制。


  更令他觉得惊奇的是,他的六识远比从前更为灵敏,眼睛变得夜可视物不用说,他甚至能够从两个孩子的呼吸声中听出他们身体的不妥。沈曦已是气息微弱,若再下去,恐怕性命不保;而那个少年,体内也正倍受冲击,呼吸紊乱,五脏六腑俱受压迫,可想而知那遭受着巨大的痛苦。


  送入矩木核心……血光……灼烧……少年与沈曦……


  这些景象联系在一起,唯一让谢偃能够联想起来的,唯有生灭厅起居注中关于沈夜的记载:“……为尝试神血之力治愈沧溟,大祭司将沈夜兄妹送入矩木核心,以为试验。两人在矩木中经受神血灼烧,病症痊愈,沈夜得神血之力加持,法力大增,然而沈曦从此每过三日,记忆便重回送入矩木的前夜……”


  难不成……


  “师……阿夜?”


  谢偃张开口,试探着唤了一声。


  他看到,地上那个痛得快缩成一团的少年,身体突然颤动了一下。


  “谁?……是谁?……你,啊……”


  少年的声音已经嘶哑,而他的反应,几乎已经验证了谢偃的猜测。


  “你是不是沈夜?”


  “啊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少年的力气已经快要耗尽,他抱在头上的手也无力地松了下来,露出一张苍白而扭曲的面容,那稚嫩却分明的五官,微微分叉的燕尾眉毛,除了他的师尊沈夜,还会有谁?


  只不过,眼下这位显然并非他熟悉的大祭司,而是昔年十六岁的沈夜,被送入矩木之时的少年沈夜!


  

——————————————


  恩,大谢小沈的故事。


  由于是三谢沈《天命姻缘》的番外,所以剧情还是延续那个风格……


  三谢沈那篇之前要修改一早撤下了,等无料做完到时候应该会发上来的。

 本来想昨天更的,但是电脑不在手上SO~

评论(2)
热度(32)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