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无节操。萌点清奇。攻受不拘,无差不清水,有偏好且随时变化。新爬墙一八,这对不逆。

一颗人头的奇幻冒险(二)

  二

  在搞清楚状况之前,谢偃确是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他想妄动,也妄动不了……

  初七发现了他灵识尚存的秘密后,就在石龛之上加了一个封印,彻底把他封死在里面,别说是“飞”出去,就是想转个头也很困难(虽说他已经并不需要转头)。  

  谢偃不明白,初七不揭穿他,却又关着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

  

  “呃……嗯……初七……你慢一些……”

  “是,主人!”

  “……呃……别,不要这么大力……”

  “是,主人!”

  “别停在那里……快点!”

  “全听主人吩咐!”

  “啊啊啊啊啊……”

 

  谢偃失眠了一夜。

  

  次日。

  “会做纸壳人,有意义吗?会在石头上刻字,有意义吗?这一百年中,主人都是我的。你们这些谢衣,无论是真人还是偃甲人,在我面前,都不过是,彻底的失败者而已。”

  初七得意地扬长而去。

  谢偃气得差点再自爆了一次。

  ——我一生皓首穷经,空怀绝顶偃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情敌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谢偃内心锥心泣血,发誓自己一定要逃出去。

 

  他的机会来得很快。  

  几天后,沈夜令初七下界去办事。在没有初七“陪伴”(骚扰)的日子里,沈夜处理完公务以后,显然清闲了许多。他独自一人来到石龛之前,打算将谢偃的头颅再度取出。当沈夜发现初七布下结界时略微有些吃惊,他解开封印,将谢偃的头颅仔细检查了一遍,发觉并无异样,方将疑惑暂压了下去。

  他默默凝视了谢偃一会,时间在他深沉的目光中显得异常漫长,漫长到谢偃觉得自己的灵力已经快要忍不住外泄时,却听到沈夜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叫了一声:“谢衣……”

  紧接着,谢偃感觉到一股灵力慢慢进入到他的头颅之中,与在无厌伽蓝时不同,沈夜此回十分“温柔”,灵力进入得并不强横。他在冥思盒内部徘徊了一会,方才循着一个熟悉的方向,缓缓潜行其中。

  那是属于冥思盒最深处的记忆,是谢衣留给他的部分。

  ——师尊,弟子学习法术,是希望大家过得更好……  

  ——大祭司与民同乐,岂非一桩妙事?

  ——弟子心意如何,师尊又岂能不知?

  ……

  

  谢偃在沈夜闭着眼一心沉浸在往事之中时,偷偷睁开了眼睛。他在沈夜的脸上,看到了掩不住的留恋之色。谢偃不敢再多看,再度闭上了眼睛,可灵力却已生异常波动。幸好,沈夜思绪纷乱,一时未察,只以为是冥思盒承受不住他的法力冲击,回了回神,便将灵力收了回去。

  谢偃忙将自己一缕灵识缩回冥思盒深处,努力克制,避免更多异动令沈夜觉察。可他的五感未封,沈夜的动作仍能纤毫毕现地传入他的灵识之内。他感觉到,沈夜再度捧起了他的头颅,半晌,唇边一片温热,沈夜的气息彻底将他包围。

  沈夜,居然吻了他……

  不,沈夜吻的不是他,是百年前的谢衣;他查看了谢衣在流月城的回忆之后,吻住了那一个他放不下的“谢衣”。

  他忽然不知如何应对,既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要现身与沈夜倾诉,想紧紧的抱住这个自己肖想了百年的人,可又有一种深深的不安与忐忑,令他困守原地,仍只装作无知无识的模样,任由对方与他气息相闻,唇齿相依。 

  ——师尊,原来,你一直未曾放下,只可惜,我却并非……

  他心情激荡又苦苦压抑,既欣于所遇,又悲酸于内。谢衣既然还活着,他也知道自己仅是一具偃甲人,又有什么立场,再以谢衣的身份,去接受并不属于自己的情意?

  沈夜身边有现在的“谢衣”,也继续怀念过去的“谢衣”,那么,他又算什么呢?

  沈夜,我对你的百年相思,又算是什么呢?

  

  

  没有了封印束缚的谢偃,很快就找机会偷溜了出去。

  他倒没打算溜回下界,毕竟以他现在的情况,没有旁人的帮助根本不可能破开结界。只是,无论自己拥有的记忆是不是其它人的,但维护那一人一城,早已成为他深入骨髓的一种信念。所以,他既想了解现在流月城的情况,更想真正看一眼,这“记忆”中的故乡。

  就这样,谢偃在流月城上空转悠了一大圈。

  没了身体平时虽说不便,但偷跑时却体会出只剩一颗脑袋的好处来。可上可下,可左可右,还能360度大回旋无压力,驶风而行,既灵活又敏捷,也不易被人觉察,毕竟很少有人会刻意仰头,看看顶上是不是有一颗脑袋在飞。

  唯一要警惕的就是高阶祭司,他们灵力强,灵力探测波幅射范围也广,不一留神谢偃或许就被他们拽下来了。幸好,谢偃一路飞过来都十分顺利,别说高阶祭司,就是普通祭司都是小猫两三个。

  ——流月城中,似乎少了很多人……

  谢偃发现,流月城中,已与百年前大为不同。城中房屋失修过半,人丁更是稀落。他眉心紧锁:究竟发生了何事,流月城竟会变成这般荒冷模样?别的不提,他相信沈夜在保护族民上绝对会不遗余力,绝不会故意任由此等情形发生。他猛地想起,沈夜与心魔结盟一事,难道…… 

  他花费不少功夫,终于在一处秘密之地,看到了沈夜布下的传送法阵。

  他不敢靠近,远远看那几个高阶祭司,正将一名族民运送下界。从他们的谈话中,谢偃知道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原来,沈夜果真背着砺婴,陆续将魔化的部分族民偷偷送往下界。城中十室九空,看来他转移城民的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  

  忽然,大门处人影一闪,似乎有一股不寻常的灵力波动。

  

  谢偃反应过来,忙隐匿身影,朝着那方向飞过去。他置身屋檐高处,从上往下看,看到一名祭司打扮的人,正悄悄地靠近大门,但是却被门口布下的结界挡住,他不进去,稍稍蹙了一下眉头。似乎正在努力想办法。

  这人,有点不对劲……

  谢偃立即觉察到,这个的身上,有一股极不寻常的气息。那是——魔气?

  这人,是被魔物控制了?!

  谢偃一震,心道不好。流月城中,魔物只有一个,那就是心魔砺婴。他附于矩木枝,难以驱逐,难以消灭,沈夜利用它替全城族民感染魔气,但它也利用流月城投放下界的矩木枝吸食七情。沈夜转移族民后定不会再受它威胁,可砺婴也绝非等闲之辈,肯定自有打算。

  谢偃突然想到,自“谢衣”离开流月城,百年间,扔放到下界的矩木枝屈枝可数,但近二十年间却开始频繁。先是有捐毒,而后又有朗德寨,据无异所言,海市也有断魂草出没,再结合流月城看到的一切,想来定是砺婴已经越来越不耐烦,给沈夜施加了不少压力所致……

  此间形势,已是十分急迫!

  谢偃立即明白:那砺婴魔气附于这个祭司身上,目的是在窥探流月城动静!不行,绝不能让它发觉此事。

  幸好,门口结界为烈山部人清气为引的特殊法阵,这个受控的祭司身有魔气,难以进入,还能抵挡一阵。

  谢偃此时不能现身,便在附近门口制造了一点响动,果然引得里面人员警觉。有两名高阶祭司赶了出来,那祭司转身便想逃走,可惜还是晚了,已经被他们发现。那两名高阶亦非泛泛之辈,立即使出灵力将他困住。

  谢偃看到,随着那名祭司被困,他身上的一缕黑气瞬间流窜而出,倏忽消失于天际。那两名高阶祭司显然也觉察了此事,相视一望,低头商量了一下,接着带着被抓住的那名祭司,匆匆离去。至于谢偃,他则在黑气窜出的那一瞬间,立马追了上去。    

  砺婴附身在矩木深处,当谢偃离矩木越近,他感受到的魔气也就越重。

  谢偃知道自己现在灵力不济,又是这样一付形貌,于是做事十分小心。他在离矩术还有一段距离时便停了下来,静静观察那魔物动向。

  矩木中心站着一人,被矩木枝干包裹其中,她容貌姝丽,却双目紧阖,似陷入漫长的沉睡。

  沧溟?不想百年之中,她仍被困于此处,难以解脱……

  谢偃正在回忆那关于沧溟的些许信息,半晌之后,忽然听到一个童音远远传来:“沧溟姐姐……沧溟姐姐……”谢偃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兔子玩偶,一脸的天真漫烂,一边喊着沧溟,一边蹦蹦跳跳地朝着矩木的方向小跑过去。

  ——这是小曦?她怎么会来这里?

  谢偃心中讶异,忽地,他发现此处魔气又盛,方才消失的那一缕黑气又时隐时现,环绕着沧溟身侧。

  不妙!

  谢偃心头一震,小曦这样跑过去,岂不是要落入砺婴之手?他来不及多想,立即消去方才布下的隐身咒,“嗖”地一声飞到小曦面前,大声提醒道:“小曦,不要过去!”

  “啊……”小曦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头吓得尖叫了起来,声音里带上了哭腔,“沧……沧溟姐姐……”她绕开谢偃,以更快的速度朝着矩木的方向跑了过去。

  谢偃也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迅捷,想不及多想,连忙也追了上去。他追在沈曦身后,将自己那根长辫一甩,套成一个环,硬生生地将沈曦拉了回来。沈曦吓得哇哇大叫,又哭又闹,十分可怜。

  谢偃生恐真的吓坏了她,忙飞到她的面前,试图“安慰”她,可没等他开口,却发现沈曦脸上表情微变,眼神之中竟闪过一丝狠厉之色,谢偃还没发反应过来,已经被她反手一把抓住了辫子,狠狠向前一拽,紧接着她的另一只手朝他额头一点,他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气瞬间钻进他的脑海,令他全然动弹不得。

  “一颗人头?有趣,当真有趣,呵呵呵呵呵呵……”

  从沈曦嘴里传出的声音嘶哑难听,显然非她所有。

  这是,砺婴?!

﹉=====

lo主遇见一件很高兴的事,所以这两天会连更。

评论(8)
热度(34)

© 呆毛不动石不转 | Powered by LOFTER